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天才纨绔 > 正文 第2396章 超脱当世

“呼……呼……”

江枫一举所撕裂的,不止骄傲,不止神圣,更多的是信仰!

他的信仰在坍塌,要被摧毁!

这才是玉霄圣人,最为无法接受的情况!

玉霄圣人在大口喘气,呼吸都是变得急喘,他眼眸赤红,死死盯着江枫,恨不能将江枫撕成血肉碎片。

“轰!”

那里,江枫一步踏下。

伴随着江枫脚步踏落,玉霄圣人只感觉,圣心在轻颤。

“咔嚓!”

碎裂的声响传出,玉霄圣人脸色惨变。

那一步看似无比随便,实际上契合了某种道理,当共鸣发生,他的圣心一举被撕开裂痕。

这让玉霄圣人大惊,因为这样的情况,比之江枫挣脱道理的压制要更为令他感到恐怖!

这是属于江枫的道理!

江枫哪怕再如何强大,终归不是圣人,因此江枫的道理,仅仅是江枫个人的道理而已,个人道理,岂能撼动圣道至理!

但他的圣心,竟是被撼动了。

这让玉霄圣人惊悸不已,仿佛江枫证道刹那圣人!

但玉霄圣人很是清楚,并非江枫证道刹那圣人,那是一种势,一种无上大势,压制圣道。

“怎会如此?”

玉霄圣人在惊呼,因为这等无上势的出现,赫然表示,江枫得以超然,超脱于这一世。

“呼!”

“呼!”

察觉此点,玉霄圣人的呼吸更是多了几分急喘。

他一度最为自鸣得意的一点,便是他在证道之前,就得以超脱一世,抗衡圣人,那样的彪炳战绩,往后无数世代,也都是被天下修士所津津乐道。

然江枫,却是如此轻易,就得以超脱。

玉霄圣人大惊,其看向江枫的眼神,悄然之间,多了几分震怖的色彩!

“这样的感觉!”

江枫喃喃说道,他揭露真相,心境豁然开朗,随即就是一种福至心灵般的感受,于心头淌涌而出。

江枫在踏步而行,静心体悟。

这时候,当一步踏出,江枫极为明显就能感知到,自身变得不同了,这种不同,并非修为境界的变化,而是对这天地万物的看法,以及对天道意志的理解!

如果说在这之前,江枫看那天地万物,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那么此刻,江枫再去看,一切都是有了清晰且明显的纹路。

而江枫此时对天道意志的理解,更是到了一种通透的地步,往昔诸多困扰着江枫的问题,在一个霎那,便统统迎刃而解。

“当真是,不错的滋味!”江枫低低说道。

这是一种超脱,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击穿一切壁障,踏破所有枷锁。

“我的剑道!”

江枫轻语,眼前骤然为之一亮。

江枫的剑道,乃是大自在剑道,他这时候超脱,得大自在,剑道造诣也就是自然而然,更上一层楼。

那无形的壁障,被狠狠撕裂。

“原来,这就是究极!”江枫默默说道,沉下心神去体会。

有关剑道的究极真意,江枫虽早已踏破门槛,登堂入室,但却是始终,有着一种隔阂之感,这时候江枫终于得以明白,为何会出现那种情况。

剑道映照心境!

他走的是大自在剑道,若不能得以超脱,哪怕在这条路,走到尽头,说到底,也是不完整的。

如今他超脱,如水到渠成一般,弥补了剑道的缺陷!

“呼!”

这样的收获,纵使江枫一向淡定,呼吸也都是不由,微微火热。

然后江枫眼眸微抬,朝着那玉霄圣人扫视而过,随便一眼,江枫就又是一步,朝着前方踏出,拉近与玉霄圣人之间的距离。

“轰隆隆……”

虚空如同那镜面一样,在江枫的脚底下支离破碎,这样的破碎效果,分外惊人,当万千修士抬起头看过去的时候,都能见到,那里生出一圈圈的涟漪。

一种理在江枫的脚下阐述,一种法在喷涌。

这样的情况使得万千修士都是倒吸冷气,因为那样的效果,近乎可媲美圣人的步步生莲。

圣人踏步,步步生莲!

江枫并非圣人,自然不可能拥有那样的异象,那是圣人的标志,独一无二,也是圣人无上尊贵的一个符号。

“那是什么情况?”

“谁来解释一二?”

“莫非江枫已证道不成?”

……

成片的惊呼之声响彻而起,无数修士瞳孔涨大,看傻了眼,是那样的难以置信,以及,无法理解。

江枫非圣人,却是拥有这样的大势,与圣人媲美,谁能想象?

玉霄圣人瞳孔在凝缩,对于这样的一幕,他有着更为直观,也更为深刻的感受。

曾经他就是超脱一世的存在,因此无比清楚,那是什么情况。

可纵使清楚,也依旧是让玉霄圣人的头皮在发麻,一种不可以言语形容的感受,涌上心头。

那是妒忌!

没错,就是妒忌!

当年天尊境界之时,玉霄圣人有妒忌过圣人。

但当证道之后,横压诸圣而称尊,玉霄圣人自我觉得,这天地间,已然不会再有什么,让他产生妒忌的情绪。

但这时候他妒忌了,哪怕玉霄圣人想要矢口否认,也都无从否认。

玉霄圣人脸色冷峻,无以复加,他在震叹,那是怎样不可思议的成就,原来,这才是完全意义上的超脱!

曾经他固然也走到了这一步,但比之江枫而言,差距太大太大了,不可以道理计量。

玉霄圣人甚至怀疑,江枫已是半圣!

虽然玉霄圣人心知肚明,这样的怀疑,毫无道理,江枫仍旧是天尊,江枫的修为境界,无有一丝的变化。

“天尊,竟可以这般强大吗?”

玉霄圣人说道,很怀疑,认为江枫如今的状态,有踏破天尊领域的嫌疑。

“不对!”

话音落下,玉霄圣人当即认为不对,江枫并没有踏破天尊领域,始终都只是天尊,这一点,谁都无从否认。

“万古第一天尊!”

玉霄圣人在低呼,脸色都是变得扭曲起来。

江枫被认为当世至强天尊,横压转世圣人和斩道者,可是古往今来,天才辈出,妖孽横行,比之那些存在而言,江枫所拥有的成就,则未必多么起眼。

但情况不同了,随着江枫得以超脱,江枫赫然是朝着万古第一天尊迈进,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强,横绝古今!

“呼!”

玉霄圣人的呼吸,不可避免,更为急喘,他的脸色,也是更为冷厉!

这样的情况太惊人,要知道哪怕得知江枫超脱,玉霄圣人的看法,也就不过如此而已,万没想到,江枫竟是一举,冲击那样的高度。

“古今第一!”

玉霄圣人喃喃说道,那是完全意义上的无敌。

玉霄圣人蓦然想起了舒静琀来,那是诸圣称无敌的存在,然而如此之短的时间,天剑宗就要再度诞生这样一尊怪物不成?

玉霄圣人心绪不宁,无法平静。

江枫眼下仅仅是得以超脱,就已然如此,若有朝一日,江枫证道,又会如何?

当理所当然,镇压一个世代,诸圣都是要仰其鼻息。

联想起江枫说过,要效仿舒静琀,只手横阻诸圣降临,这时候玉霄圣人再也笑不出来,并非没有那种可能,而是已经有了那样的气象!

但凡江枫证道,诸圣都是要颤抖!

玉霄圣人的想法和感受江枫并不清楚,当然就算清楚,江枫也不会放在心上就是了,他所走的乃是一条无敌之路,走到这样的一步,江枫太过清楚,自身付出过怎样的努力和代价!

至于万古第一天尊,江枫自是没有那样的野心,顺其自然即可!

能够达成那样的高度,当然最高,达不成,江枫也不会认为有什么!

江枫在体悟,然后踏步。

随着体悟的加深,当江枫每一次踏出脚步之时,都是引发出不同的异象,然后万千修士的惊呼之声,此起彼伏。

比之玉霄圣人而言,江枫成功占据了所有修士的瞳孔,成为绝对的焦点!

一道道的目光,随着江枫踏步而移动,圣人都是失去了存在感,这是放眼古往今来,从未有过的情况。

圣人号称天地间最大的道理。

那是何等的尊贵?

就算是在那百圣争道的时代,也从未发生过这种事。

然而,江枫做到了。

这样的一幕让无数修士心跳如同擂鼓,在他们看来,纵使今日之战,江枫身陨道消,也将注定在历史之上,留下浓墨重笔。

这是创造了记录,是传奇!、

“轰隆隆……”

虚空不断被震碎,然后炸开。

江枫一步步前行,能够感觉,自身愈发轻松也愈发自在,这时候他不仅仅是牵引天地大势,而是与那无上大势,融为一体。

天印好似感知到了什么,在江枫丹田之内,变得活跃,神芒释放,萦绕江枫周身,十色神芒环绕,让江枫看上去,是那样的贵不可言。

终于,又是一步踏出,江枫距离玉霄圣人,已不足百米。

江枫就此停下了脚步,不再前行。

“玉霄圣人,你可出手了。”江枫开口说道。

江枫在笑,笑容有如春风一样的和煦,玉霄圣人看着江枫,他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很是难看,尤其是和江枫对比起来,更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他的心境失衡了,被江枫全方面压制!

一种古怪且荒诞的情绪,自玉霄圣人脑海之中涌现而出,他发现,此时面对江枫,不是不自信,而是,他失去了出手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