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正文 853 八辈祖宗
    詹姆斯·加菲尔德遇刺还在发酵,乔治·杜威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来找李牧,也不是为了请教什么的,就是单纯的紧张,这种时候,关系亲密的还是要一起抱团取暖,谁都不知道接下来还要面对什么。

    “什么都没有,詹姆斯遇刺对美利坚来说确实是个损失,但是对我们不是,你得知道接下来切斯特会成为美国总统,和詹姆斯相比,切斯特更值得我们信任,至少你不用担心切斯特会弄一堆教授来代替你的工作。”李牧没事人一样,完全站在资本家的角度考虑问题。

    这种时候,忙着撇清就是欲盖弥彰,趁机捞好处才是正常反应,李牧在乔治·杜威面前表现的还多遗憾的,就凭李牧和阿瑟之间的关系,正常情况下李牧这会儿要是在纽约,肯定可以捞取更大利益。

    “这是不幸中唯一的好消息,我只是觉得,民主党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不知道华盛顿会不会追查这件事,虽然现在看上去那个愚蠢的凶手只是私人行为,但是我总是觉得,这件事一定有幕后凶手。”乔治·杜威的直觉告诉他,詹姆斯·加菲尔德遇刺,原因不可能就像华盛顿警察局公布的那么简单。

    华盛顿警察局公布的消息也确实是有点扯,虽然不像另一个时空那么离奇,但是一个落魄律师刺杀总统,这本身就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无论华盛顿警察局怎么解释,总会有些人无法接受,乔治·杜威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了,和其他人相比,乔治·杜威怀疑的理由也确实是更充分,毕竟是乔治·杜威是军人,第六感还是很敏锐的,不管华盛顿警察局怎么解释,总是有些细节没办法让人相信,比如说查尔斯·吉特奥为什么会知道詹姆斯·加菲尔德会出现在火车站,从而提前一个小时抵达火车站做准备,如果原因就像华盛顿警察局公布的那么简单,实在是没办法服众。

    “乔治,你得知道,现在重要的不是追查凶手,而是稳定局面,如果真的有人幕后指挥刺杀詹姆斯,那么事情早晚会水落石出,到时候幕后主使者一定会付出代价,但那时未来的事,现在越早结案越好,我敢保证,华盛顿警察局一定会这么做。”李牧由己推人,不相信华盛顿警察局会大张旗鼓。

    这个问题显而易见,虽然詹姆斯·加菲尔德成功赢得大多数人的支持从而当选总统,但那是对活着的詹姆斯·加菲尔德而言,如果詹姆斯·加菲尔德没死,那么这件事一定会追究到底,但是詹姆斯·加菲尔德已经死了,那就是两回事,没有谁会揪着这个问题不放,那些民主党人更希望所有人都忘记这件事。

    虽然查尔斯·吉特奥刺杀詹姆斯·加菲尔德的理由很难以服众,但所有的结论都表明,即便很多人不相信查尔斯·吉特奥刺杀詹姆斯·加菲尔德的理由,民主党这个黑锅也是背定了,谁让民主党人有前科呢,伟大如林肯都死在民主党人的枪口下,大多数人对华盛顿警察局的结论并不怀疑。

    “有些民主党人确实是太狂妄了,他们必须付出代价。”毫无疑问乔治·杜威对这种事深恶痛绝,这不说明乔治·杜威对詹姆斯·加菲尔德有多忠诚,乔治·杜威痛恨的是这种随意破坏规则的行为。

    “别管他们会不会付出代价,现在他们已经达到了目的,你信不信,我敢保证,四年后,说不定共和党都找不到合适的候选人参加总统大选,比如切斯特就肯定不会参加,要解决这个问题很容易,让民主党赢一次就行了,我担心的是,未来这样的事会不会成为常态,我觉得总统宫应该加强对总统的保护,恕我直言,现在总统宫的安保部门实在是太松懈了。”李牧表现的忧国忧民,把责任归咎为总统宫安保部门的失职是个好办法,反正这一次很多人肯定会倒霉。

    詹姆斯·加菲尔德是在华盛顿的巴尔的摩和波托马克火车站遇刺,当时查尔斯·吉特奥走到詹姆斯·加菲尔德身后,近距离对詹姆斯·加菲尔德连开三枪,其中有一枪正中头部。

    当时詹姆斯·加菲尔德身边至少有十名保镖,但是那些保镖都没有注意到查尔斯·吉特奥,任由查尔斯·吉特奥轻松地接近詹姆斯·加菲尔德,近距离对詹姆斯·加菲尔德实施枪击。

    在查尔斯·吉特奥开枪击倒詹姆斯·加菲尔德之后,詹姆斯·加菲尔德的保镖才反应过来将查尔斯·吉特奥击毙,这又是个错误,没能将查尔斯·吉特奥俘获,从而错失了追查幕后指使者的可能。

    总体来看,在查尔斯·吉特奥刺杀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整个过程中,詹姆斯·加菲尔德身边的保镖表现的非常业余,他们的表现连普通警察都不如,把总统的安全交给这群人负责,这简直是对美利坚的不负责任,就算是李牧不说,也有人会对总统宫的安保部门加以整顿,最起码阿瑟不敢大意,阿瑟还等着卸任之后环游全世界呢,要是总统任上被人刺杀那可就太冤枉了。

    “哼,要是民主党能表现出来让人相信的特质,选民自然会把票投给民主党,他们现在这么做只会让人厌恶,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反正我永远不会把票投给民主党。”乔治·杜威对民主党深恶痛绝,但是乔治·杜威忘记了,乔治·杜威是没有投票权的,除非乔治·杜威脱掉这身军装。

    李牧扬天打了个哈哈,根本不接这个茬,民主党虽然表现的不堪,但是共和党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些年民众对于共和党的不满在累积,马上就到最后的临界点,要不是李牧的参与,这一次詹姆斯·加菲尔德能不能胜选都要打个问号,作为一个“资深”共和党人,李牧现在已经做好了背叛共和党的准备。

    也算不上背叛,国会里无党派人士其实也不少,他们因为没有足够的支持度,所以没有资格参加总统竞选,这些人都是墙头草,谁给他们的许诺更多,他们就会把选票投给谁。

    李牧也是一样,没有谁规定选择党派要从一而终,铁杆共和党选民有时候也会把票投给民主党人,李牧这样的人居中左右逢源再正常不过。

    哪怕是不考虑共和党的失势,李牧也有理由让共和党品尝下失去《时代周刊》摇旗呐喊的滋味,现在很多共和党人把《时代周刊》的帮助看成是理所当然,对李牧和《时代周刊》缺乏足够的感激,是时候给那些人个教训了,否则谁都不知道被《时代周刊》针对是多么的痛苦。

    和李牧预料中的差不多,华盛顿方面确实没有心思追究刺杀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幕后主使,官方声明中把查尔斯·吉特奥刺杀詹姆斯·加菲尔德当成了查尔斯·吉特奥的个人行为,宣布詹姆斯·加菲尔德死亡的第二天,华盛顿警察局就匆匆宣布结案,然后国会宣布三天后为詹姆斯·加菲尔德举行国葬,海参崴州虽然距离美国本土遥远,但是按照国会的要求,海参崴州也要降半旗,为詹姆斯·加菲尔德举行悼念仪式。

    对于国会的这点要求,海参崴州还是可以做到的,收到国会电报的当天,海参崴州就降了半旗,然后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悼念仪式,除了李牧和乔治·杜威等少数人之外,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死,在海参崴州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一月底,雷浩波经由高丽抵达海参崴和李牧见面,一方面向李牧表示感谢,另一方面也想争取李牧更多的支持。

    在清国的时候,雷浩波还不知道李牧的实力到底有多大,因为清政府的封锁,甚至很少有华人知道有李牧这个人。

    到了琉球之后,和琉球政府有了一定程度的接触,雷浩波才意识到,李牧这个名字现在对于清国周边这些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远的不说,在琉球,李牧手下的雇佣兵不仅帮助琉球抗住了日本的入侵,而且还反攻日本,扶植幕府推翻了天皇统治,彻底将日本变成了琉球的殖民地。

    在吕宋,远东公司的雇佣兵赶走了西班牙人,成立了吕宋新政府,吕宋现在已经成了华人的乐园,只要会说汉语,在吕宋就能畅通无阻。

    在安南,远东公司派出的教官正在帮助法兰西训练安南仆从军,如果说西班牙是已经没落的殖民帝国,那么法兰西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即便这样的国家都要有求于李牧,可想而知雷浩波心中的波澜到底有多大。

    再次见到李牧,雷浩波表现的比上一次更加谦逊。

    “李爷,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李爷您登高一呼,必定从者如云,到时候推翻清廷轻而易举,雷某不才,自家知道自家的份量,甘愿以李爷马首是瞻,事成之后,雷某愿辅佐李爷位登大宝,重现太平盛世——”雷浩波下足了本钱,只要李牧愿意出面,雷浩波愿意退而求其次。

    “停,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你是自家知自家事,我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不管是皇帝还是大总统,谁爱当谁当,我不趟这个浑水,你也别想着把我拉下水,我现在是美国人,是二鬼子,想太多是要被人骂祖宗的。”李牧劈头给雷浩波一盆冷水,清国现在的皇帝还是个娃娃,美国的总统刚刚被人枪杀了,李牧想起来就是一阵恶寒,这就跟诅咒差不多。

    国家领导人不是那么好当的,亚伯拉罕·林肯够伟大了吧,可还是有人要杀他,清国的情况比美国更加复杂,那帮子中央大员和地方督抚没一个好惹的,李牧不想整天跟人勾心斗角,在美国,李牧能享受到的比皇帝还好,没必要多此一举。

    这话是真的,别以为皇帝的享受有多好,想吃个热饭都不容易,生活稍微奢侈点,就会有人在耳根子旁边念叨,一个最简单的事实,李牧现在的生活品质肯定比光绪皇帝的更好,光绪皇帝每天生活在慈禧太后的阴影下,李牧谁的脸色都不用看,想在纽约在纽约,想来海参崴来海参崴,这种日子简直给个皇帝都不换。

    “李爷,您只要不说,也没人知道。”雷浩波还不肯放弃。

    这话也不假,反正李牧是百分之百的华人血统,黑头发黄皮肤,和其他华人没有两样,只要李牧不主动提起,没有人会自找不自在。

    “雷爷——”李牧给足了雷浩波面子,这称呼没什么意义,只是用来表明李牧的态度,虽然李牧刚开口,雷浩波就急忙离席表示不敢,但是李牧也没改口:“雷爷,我不是跟你客套,我跟你之间就是生意,给你的那些军火不是白给,你现在不给钱,以后给的更多,别让我失望就行。”

    李牧能摆正位置,对雷浩波的支持,李牧完全是当做生意来做,将来雷浩波不给钱也行,只要雷浩波造反成功,李牧会得到更多利益。

    当然了,这个利益也是互利互惠,李牧肯定是念旧的,不会为了钱什么都干,现在清帝国差不多就是一穷二白,未来只要给李牧机会,李牧就会在清帝国开办工厂学校,虽然这些工厂学校也是以盈利为目的,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这会大大推进清帝国的现代化进程,这就够了,李牧一向相信华人的创造力,只要给华人机会,华人能做到的比李牧想象中的多得多。

    “请李爷放心,李爷的大恩大德,雷某一定没齿难忘,现在雷某一事无成,不能给李爷您承诺,只要将来雷某事成,李爷今日所赐,雷某一定加倍奉还。”雷浩波表情诚恳,不过这家伙的表达能力很有问题,明明挺感恩戴德的几句话,听上去却很不是味道。

    有点感谢八辈祖宗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