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凡人炼剑修仙 > 012 惊魂一击,反杀!
    那青光小剑突然凝在半空,嗡嗡作响。

    嗤,嗤,嗤……

    倏忽之间,化为十几朵辉煌而艳丽的花朵。

    惨碧色的花朵,剑花!

    这十几朵惨碧色的剑花,瞬间完全封锁住韩羽所有退路!

    白衣人想不到,对付一个修为低微之极的韩羽,居然要如此大费周折。

    虽然她一直占据绝对上风,猛打猛杀,但是法力也已消耗得七七八八。

    此刻,白衣人已不愿再拖下去,要毕其功于一剑。

    而这一剑,正是其得意之作。

    “去死!”白衣人狞笑着,厉啸一声。

    只可惜,

    那笑声只仅停留了两秒,就已戛然而止!

    “Duang!”

    白衣人只觉眼前黑影一闪,头上突然剧痛无比,脑袋瓜子嗡嗡的,脸上那张惨白色的恶鬼面具也被瞬间砸成了碎片!

    原来,被逼入绝境的韩羽并没有继续逃避,而是猛冲上去,下意识抡起系在腰间的小铁锤,做出绝地反击。

    他拼着肩部挨了一剑,给了白衣人当头一锤!

    只不过,

    当看到白衣人破碎面具下的真面孔后,韩羽不禁大吃一惊。

    那白衣人居然不是苏念雪,而是一名肤色白皙,丰神如玉的公子哥。

    这人韩羽倒也认得,他之前找韩羽询问过百炼玄铁的价格,因为谈不拢,很快就离开了。

    说实在,除了嫌疑最大的苏念雪之外,韩羽也曾怀疑白衣人是那放他鸽子的疤面大汉,赚了他不少灵石的烈火道人,甚至是那个卖给他黑风靴的铁甲汉子,唯独不曾怀疑过这个看起来风度翩翩,非富即贵的公子哥。

    想不到此人温文尔雅,居然也会做出杀人夺宝的勾当。

    白衣人更想不到,一直疲于奔命的韩羽居然也会反击。

    刚才那一剑主要是防止韩羽逃跑,对于中路的防护做得并不是很好。

    虽说韩羽没什么修为,但是他打了两年铁,膂力奇大,再加上黑风靴的速度加成,白衣人一时大意,这一锤居然没躲开。

    此刻,白衣人原本俊美的额头上鼓起一个鸡蛋大小的大包,一阵天旋地转,身子左摇右摆,仿佛游泳一般。

    尽管他的修为已达到炼气中期,身体比常人强壮得多,但也经不起韩羽这当头一锤。

    何况,这小铁锤也不是一般的铁锤,而是一个硬度+18的小铁锤。

    见白衣人被锤晕了,韩羽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再次抡起小铁锤,以战斧力劈华山之势朝白衣人的太阳穴猛击!

    “Duang!”

    这一击韩羽毫无保留,用上了十二成力气!

    白衣人的身子顿时斜着飞了出去,犹如麻袋一般在空中翻了几个滚,重重摔在地上。

    韩羽双目赤红,心中杀机大盛,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疯狂的舞动小铁锤!

    “Duang,Duang,Duang……”

    沉重的打击声,伴随一阵阵骨骼碎裂的声音,白衣人再也没有醒过来的机会。

    几分钟后,韩羽总算停了下来。

    他有些木然地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白衣人的脸。

    严格来说,这已经不能再称为一张脸。

    而是一张饼。

    肉饼!

    第一次杀人,韩羽难免有些紧张。

    过了半晌,他才在白衣人的衣服上擦干小铁锤上的血迹,顺手将其腰间一只巴掌大小的青色储物袋扒拉下来,系在自己腰间。

    韩羽冷笑一声,拎起白衣人的尸体,随手一抛,扔进不远处那片由他亲手点燃的火海之中。

    一团惨碧色的火焰升起,白衣人瞬间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

    既然身处修仙界,韩羽也只能接受残酷的现实,去试着适应环境。

    若不是他今天运气足够好,此时被毁尸灭迹的就不是白衣人,而是他韩某人了。

    何况,白衣人企图杀人夺宝,更是死有余辜!

    虽说锤杀强敌,暂时脱离了危险,但韩羽并不敢在此处久留。

    他找回自己的粗麻袋,又捡起白衣人的青光小剑,快速冲出密林,撒开脚丫子,朝着来路狂奔而去。

    ……

    韩羽刚离开,密林中忽然又现出两道白衣胜雪的婀娜身影。

    “好个阴毒的小子,居然敢在金玄门的地界做出杀人越货,毁尸灭迹的勾当。”苏念雪看着韩羽离去的方向,秀眉一挑,眼中寒光凛冽,冰冷如刀。

    “这事也怨不得他,都是那青冥宫魔道弟子不开眼,居然冒充咱们金玄门弟子在此打劫,就算黑皮小子不杀他,咱们也绝不能放过他的。”李竹心不以为然道。

    “难道就这么放了他?我看那小子狡猾无耻,手段阴毒,和被其杀掉的魔道弟子是一路货色,要不要……”苏念雪并没有把话说完,而是反手为刀,做出一个斩首的手势。

    “还是不要吧。虽说黑皮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却打得一手好铁。那一百多斤百炼玄铁也不知道够不够用,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到他的地方。”李竹心笑嘻嘻地拉住苏念雪的玉手,拦住她企图追杀韩羽的冲动。

    “既然心儿师妹这么说,那就暂且饶他一命吧。”苏念雪无奈点点头,忽又皱眉道:“不过我总觉得这人古怪得很,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雪姐姐也觉得这黑皮小子面熟么,你觉不觉得他……他和韩羽有点神似?”李竹心美目一亮,闪过一丝狡黠。

    “哼!韩羽那个没有用的男人,连这黑小子的半分心机都不如,我看绝不会是他的。”苏念雪冷哼一声,话锋一转道:“咱们还是快点扑灭这些青冥魔火吧,别让烧到金牛镇村民的田产。”

    “嗯,还是师姐想得的周到。”李竹心点点头,一双春葱般的纤手快速掐诀结印。

    一团鹅蛋大小,亮银色的光团顿时在其掌心凝结而出。

    李竹心娇叱一声,银色冰球顿时激射而出,飞出三丈后,陡然在空中爆裂开来,化为七八道一尺多长的三棱冰锥,射向那片惨碧色的火海。

    说也奇怪,那些惨碧色的火焰被这些冰锥击中,顿时被削弱了许多。

    苏念雪十指连弹,如法炮制。

    二女随手施展十几个冰锥术,很快将一场大火彻底冻结熄灭。

    ……

    韩羽有了黑风靴的加成,以远超博尔特的速度,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回到那个打铁的小山谷。

    走进石屋,重新坐在冰冷的石台上,韩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次金牛镇之行还真是一波多折,不仅遇到许多糟糕透顶的事情,还差一点就挂了……

    看来,修仙界果然是丛林法则,强者为尊。

    没有实力,寸步难行。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韩羽的收获也算得上十分丰富,不仅收获二十颗通脉丹,还炼化出一双黑风靴。

    正是靠着这双黑风靴,韩羽才有惊无险的捡回一条小命。这么算起来,他那弱鸡面板还是有点用处的。

    除此之外,韩羽还买了一个又破又小的炼丹炉,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当然,还有白衣人的储物袋和那柄一尺三寸长,不知名的青光小剑。

    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火中取栗,富贵险中求吧。

    比较遗憾的是,由于韩羽法力太弱,暂时还无法打开储物袋,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看来,得抓紧时间修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