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赘婿人生 > 19.逞英雄
    钱朵这一句,全场一片哗然,原本好多同学并未听到,也不知道任雨若为何出言教训钱朵,这一下全都明白了。

    林暮云气得满脸通红,手都在发抖,高远见状,握住林暮云的手,低声说道:“随便她怎么说吧,别生气了,就当没听见。”

    任雨若也愣住了,以前钱朵还是怕她的,现在钱朵似乎有恃无恐,任雨若也真不能冲上去撕嘴吧,任雨若有些下不了台了。

    “你们这是干嘛呢!难得大家聚在一起,吵什么吵!都坐下!”

    白少阳这个吊儿郎当的人这时站了起来吼了一句。

    任雨若也就借机坐了下来,任雨若活波开朗,并不是悍妇,她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该有的素质还是有的,侠女的风采这下没了,不过她也没往心里去。

    “好了!大家安静,不要为一些不值得的事情破坏了我们同学之谊!来,我们干一杯!”

    魏丰见白少阳镇住了骚乱的局面,立刻站起来说道。

    既然东道主发话了,大家也得给面子,纷纷举杯,就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林暮云和高远也举起了眼前的酒杯。

    同学们很快也就忘了刚才的事情,一边吃着菜,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聊着,大多话题还是回味校园时代。

    当然也有几个拿有色眼镜,时不时的看着高远,眼睛里全是鄙视和嘲讽,高远和林暮云都感觉到了,林暮云强忍着,高远却无所谓。

    酒足饭饱,魏丰提议大家去嗨歌,说他已经订好了包厢,就在五楼。

    原本林暮云不想去了,要和高远回去,架不住同学们的挽留,只好一起到了五楼。

    女生嗨歌,男生拼酒,高远也被灌了不少,当然他们的目的是灌大了让高远出洋相,高远不得不躲到角落里。

    有个叫齐林的男生喝高了,正好有个女同学用五音不全的嗓子在唱《你的样子》,齐林拿起酒瓶就砸在了液晶电视上面,把液晶屏砸烂了。

    顿时,把大家给吓了一跳,声音嘎然而止。

    齐林拎起酒瓶又是一下,这时门口的服务生推开门走了进来,见到眼前情景,要求赔偿。

    齐林听了,一酒瓶子就招呼到服务生头上,服务生头上鲜血流了出来,服务生捂着头就转身跑了出去。

    齐林还要砸东西,被几个稍微好一点的男生按在沙发上,就在这时,一群人冲了进来,手里拎着棒球棍,进来见人就打,无论男女。

    男生们一个个吓得直往角落里钻,女生们也吓得大叫四处躲藏。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挡在众人面前,赤手空拳与七八个人打斗在一起,没几下就将七八个人打翻在地。

    众人这才看清楚这个人是高远。

    这时,那几个被打翻在地的人中间,一个脖子里纹身的男子开口说道:

    “你们今天都别想走,敢砸豹爷的场子,活腻了吧!”

    这些同学中有好几个江都本市的人,而且所有男生都听说过豹爷,他们在江都上大学期间豹爷就名声很大。

    所有人一听豹爷都酒醒了大半,就连齐林也清醒了不少,站在那里腿发抖。

    “这位朋友,我们赔钱就是!”

    魏丰一听是豹爷,他知道惹不起,虽然魏丰老爹也不一般,但不可能为这种事出面的。

    “赔钱!打了我们的人,赔钱就想了事,不可能!”

    那个纹身男子见一说豹爷,这些人都怂了,气焰嚣张起来。

    “我们陪你医疗费,损坏的东西全部照价赔偿!”钱朵也站出来说道。

    “臭三八,你们有钱是吧!那我也把你也打了,赔你钱!”

    纹身男子说着,重重的一巴掌甩在钱朵脸上,直接把钱朵打的后退了几步,捂着脸大哭。

    这时,那个妖冶妩媚的王珊珊站了出来说道:“小哥,人是他打的,你找他啊!我们又没打人。”

    王珊珊话一出口,好几个人连忙附和。

    “对对对!人是他打的,跟我们没关系!”

    “高远,你赶快给这些小哥道歉认错,或者让他们打你出出气,可别连累我们。”

    肖辉急忙站出来指着高远说道,意思就是告诉那些人,你们找他,跟我们没关系。

    “你们怎么这样啊!刚才若不是高远挡住了,我们都被打了,落井下石的事也能干出来。”任雨若气愤的说道。

    “小子,你很能打是吧!再打一个我看看!”纹身男挑衅的对高远说道。

    “啪!”

    高远毫不犹豫的一巴掌轮了过去,直接把那个纹身男打掉了几颗牙。

    “好!你给我等着!”

    纹身男子吐出一大口血水和碎牙,转身跑了,其他几个也跟了出去。

    “高远,你想害死我们吗?这豹爷是你个上门女婿能惹得起的吗?”

    “你这白痴,你逞什么英雄,现在我们都走不了了。”

    “不知道自己是个穷酸货吗!害的我们多赔钱,还要受罪。”

    众人纷纷指责高远,任雨若和林暮云拉着高远转身走到墙角,白少阳也跟了过去,他一直都没说话。

    就在这时,包厢门被一脚踹开,然后进来几个人,带头的正是豹爷手下秃头。

    秃头进来不容分说,见人就打,好几个男生直接跪了,女生也是哭哭啼啼。

    高远挡在林暮云和任雨若前面,看着其他人被搧耳光,始终没动手。

    当豹爷走到高远跟前举起把掌的一瞬间,他看清了眼前对着他微笑的人。

    “高,高爷,怎么是你!”

    秃头结结巴巴的说道。

    高远直接左右开弓,就是几个巴掌,全部响亮的落在秃头脸上。

    这突然的变化,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也包括林暮云和任雨若。

    “你们是自己来,还是让我来!”高远冷眼看着秃头身后的几个人说道。

    跟在秃头后面的几个一时也愣住了,自己打脸,也有些说不过去吧。

    “你们他妈的没听见高爷让你们自己打嘴巴子吗?”

    秃头见几个家伙站着不动,立刻大声吼道。

    接着传来阵噼里啪啦打嘴巴子的声音。

    “好了,差不多了,去问问豹爷,这里砸坏的东西要赔多少钱?”

    高远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笑眯眯的说道。

    “高爷,赔,赔什么钱,今天这里的一切消费都免单!”秃头急忙说道。

    “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高远依旧笑着问道。

    “高爷,您随便,想玩到什么时候就玩到什么时候,想什么时候离开就什么时候离开!”秃头陪着笑脸说道。

    “你去吧!”

    高远对秃头挥了挥手,然后拉着林暮云向外走去。

    任雨若拉了一把白少阳,也急忙跟着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