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赘婿人生 > 15.半夜担心
    林暮云在家里是坐卧不安,心神不宁,最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是暮云吗!”

    “是我!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打搅你了!”林暮云说到。

    “不打搅,你什么时候打来电话都方便!”电话里传来男子的声音。

    “魏丰,有件事想麻烦你?”林暮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我们之间还需要客气吗?你的事也就是我的事,你就说吧!”

    魏丰在电话里还是一幅很绅士的语气。

    “我记得你说过,你父亲在那什么部门,能不能帮我问问我老公的事。”林暮云焦急的说道。

    “你老公怎么了?”魏丰淡淡的问道,并不着急。

    “他得罪了袁少,被制服带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我有些担心!”林暮云说到。

    “你不要着急,详细说说。”魏丰说道。

    接着林暮云把整个过程,在电话里告诉了魏丰。

    “好,应该没事,我让我父亲问问。”魏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林暮云的电话响了,是魏丰打过来的。

    “怎么样?”

    林暮云一把接起电话焦急的问道。

    “你老公得罪的是我父亲老对头的儿子袁坤,这事有些难办,据我父亲得知的消息是,高远没有身份信息,被怀疑是国际通缉犯。”魏丰在电话里说道。

    “她不是,只是失忆了!”林暮云急忙说道。

    “我知道,你不要着急,我再让父亲想想办法吧!”魏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林暮云慌了,这可如何是好?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后悔不该去看电影,不该打蒋玉儿,也就不会得罪袁坤了。

    “魏丰,这事你就少掺和了,你不想让你老爸我提前下来,就别管了。”

    电话那头说完,不等魏丰说话就直接挂了,魏丰知道指望不上了,把电话直接关机了。

    林暮云等了好一会,不见魏丰回电,急忙拨了过去,电话提示已关机。

    林暮云无助的坐在沙发上一个劲的流泪。

    江都市朝阳区万欣路所里的一间屋子内,此刻是另一番光景。

    五六个穿着制服的临时工倒在地上,各个鼻青脸肿,而且不是抱腿的就是抱胳膊的,发出痛苦的呻.吟。

    戴在高远手腕的银手镯也被扔在地上,而两个负责审讯高远的两个制服男都乖乖的趴在桌子上,一把火器顶在头上,吓得二人浑身颤抖。

    高远从桌上拿过一部手机,是刚才制服男拿出来,准备欣赏临时工教训高远时,录制一段了邀功,还在录制中。

    “说吧!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高远平静的问道。

    “我说,我说!”

    这位说话的显然职位较高,至少是副所。

    “别废话了,一五一十都说出来。”

    高远声音冰冷,弥漫着杀意,这是他在特殊情况下自发而来的。

    “是区局要我们这么做的,说是包秘书吩咐的,有人得罪了袁少,教训一下!”副所制服男说道。

    “你们这是教训吗?这是要整死我吧!”高远冷笑着说道。

    “我们也是听上面的,上面区局让我们这样做的,包括这审讯笔录的内容都是他教的。”

    “很好,现在就给区局打电话。”

    高远按下录音设置,让继续录音,然后在电话通讯记录中找到区局的号码拨了过去,递给副所制服男。

    “喂!怎么样?那小子都搞定了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头!有些麻烦。”

    副所制服男说完,紧张的看了一眼高远。

    “有什么麻烦的,审讯内容不是都给你了吗?让他签字按手印这么点事有多麻烦,你们又不是没做过。”电话那头中年男子得意的说着。

    高远凑过去低声说道:“实话实说。”

    “头,事情现在有变,高远很麻烦,他打倒了我们的临时队员,夺了我的火器,正指着我的头呢!”

    副所制服男颤颤巍巍的说着,生怕一个不慎,火器可是开着保险的,就让他脑袋开花。

    “什么?你说什么?”电话那头惊了。

    “告诉他,让他别挂电话,听一段录音。”高远对副所制服男吩咐着。

    副所制服男很听话,在电话里说了:“头你别挂电话,听一段录音。”

    高远接过手机,将录音放了出来。

    对方听完后,半天没了声音,只剩下紧张的呼吸声传了过来。

    许久之后,对方开口说道:“放了他,就当今晚的事从来没发生过,他有什么要求尽可能满足他。”

    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高远笑了笑说道:“你的电话借我用用,还有这审讯笔录我得带走,至于这火器吗……还是算了。”

    高远说道这里,三下五除二,把火器拆散了,扔在桌上一堆零件,然后转身拿了手机和几页笔录,拉开门走了出去。

    屋子里的众人长长吁了一口气,然后爬起来收拾现场,这趴在地上装残也不好受啊!

    高远出了大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家里赶,他知道林暮云担心了半夜,用没收来的手机给林暮云打了个电话。

    “喂!你找谁?”

    林暮云并未睡,依然在沙发上。

    “暮云,是我,高远。”

    高远一听林暮云声音有些沙哑,知道林暮云担心他哭了很久。

    “高远,你在哪里?”

    林暮云急忙问道。

    “我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没事了,一会就到。”高远轻松的说道。

    “你真没事了?”

    林暮云有些不敢置信,这可是连魏丰父亲都解决不了的麻烦,高远说没事了,这怎么可能?

    “没事了,到了我给你打电话,你带钱到门口付一下车费,我身上没带钱。”高远说完就挂了电话。

    出租车司机听到这里,鄙视的眼神看了一眼高远,心想:

    一个男人怎么混成这逼样了,连个出租车费都要老婆来付。

    高远不以为然的对出租车笑了笑,也没吭声。

    出租车快到小区门口,高远正要给林暮云拨电话,看到林暮云已经站在门口了。

    “不用找了,麻烦你了!”

    林暮云从车窗递给司机一张百元大钞,客气的说道。

    出租车司机看向高远,高远只是笑笑,就下了车。

    林暮云等高远下车,一下子抱住了高远,嘤嘤的哭了起来。

    “没事了!我们回家!”

    高远横抱着林暮云走向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