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赘婿人生 > 3.回忆
    高远一下被惊醒,急忙起身。

    “我感觉烦躁,就学着打坐,一时入迷了!”高远笑着说道。

    “你可真心大,还有这个闲心,是要修仙不成!”林暮云白了一眼高远说道。

    “暮云,你还别说,调息静坐,放空自己,还真的特别惬意,而且浑身舒畅,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切!说你胖你就喘了,我们林家也是武道世家,也经常打坐,可没听说有这种感觉的。”林暮云压根就不信。

    “或许我们所用方法不同吧!”

    高远知道林暮云不会对他说假话的,也就搪塞了一句。

    “高远,跟你商量个事。”

    林暮云想起杜月娥下达的三个月离婚期限,心情又郁闷了。

    “说吧!什么事?”

    高远在林暮云面前很随意,因为林家上下,唯有林暮云对他是实心实意,也从未嫌弃过他。

    “我们结婚也有一年多了,当初要不是你为了救我导致失忆,我也不会嫁给你,我是不顾整个林家上下反对,才和你结婚的,这一年多来,你也受了林家上下不少委屈,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受!”

    “我没有,已经习惯了。”高玄打断了林暮云的话。

    “这一年多,你什么都不用做,只待在家里,我是多么希望你能恢复记忆,可是到如今还是这个样子。”

    林暮云说到这里,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回忆起往事,那一幕幕就像发生在昨天。

    ***

    一年零八个月前,那天是四月十八号,林暮云记得很清楚,也让她终身难忘。

    当初高远和林暮云二人并不认识,也从未见过,只因为林暮云被一伙流氓劫持到郊外山林欲行不轨。

    就在关键时候,一个男子冲进了山林,一脚踢飞了第一个要祸害林暮云的男子,脱下了衣服护住了林暮云的身子,扶起来靠在树上。

    当时的林暮云已经万念俱灭,闭着眼睛,眼泪如泉水流淌,声音都嘶哑了,而且手脚被绑,口里塞着布团。

    “小子,你找死!”

    就在男子脱下衣服遮住林暮云的瞬间,七八个流氓将男子围住。

    “滚!不然我将你们都废了!”男子厉声喝道。

    “你他妈的知道刚才踢飞的是谁吗?那是我们老大,人称豹爷!是江都的大佬,你也敢打!”

    一个面目狰狞,留着光头,脖子露着纹身的家伙说道。

    “滚!我再说一遍,不然连你们一起打!”男子霸气十足,丝毫没有畏惧。

    那七八个流氓刚才看到男子出手了,那速度和身手,绝对不一般,而且一脚就将一百五六十斤的豹爷踢出去十几米远,这力道让他们在不远处都看到了。

    “小子,你敢报个名号吗?”光头流氓七八个人只是围着,也不敢靠近。

    “老子叫高远,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男子不屑的说道。

    此刻的林暮云已经从恐惧中有所惊醒,知道眼前这人刚才出手救了她,现在也知道这男子叫高远。

    “秃头,啰嗦什么!给我废了他!”

    这时,那个被高远踢飞的豹爷被另外两个搀扶着走了过来,愤怒的吼着,看来摔得不轻。

    “给我上!”秃头大喝一声,从怀里抽出刀子就向高远刺了过来。

    高远未动,等光头近了,一个侧身避开刀子,一把抓住光头胳膊,只听一声脆响,光头哀嚎着被丢了出去。

    接着高远对那七八个手里握刀持棒,扑上来的流氓,一顿拳打脚踢,尽数撂倒在地,传来声声哀嚎。

    高远的身手太快了,出手也狠,两三分钟而已,就将七八个人全部卸了胳膊腿儿,一个个都站不起来了。

    林暮云看在眼里,也惊叹不已,都快忘了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露出钦佩的眼神。

    高远也不理会这些人,拣起一把刀子,割断了捆绑林暮云手脚的绳子,问道:“你能走吗?”

    林暮云点了点头。

    “等一下!”

    高远发现林暮云裙子被撕烂了,就将外套两只袖子系在林暮云身后,上衣当裙子,遮住了林暮云的尴尬。

    林暮云俏脸绯红,感激的看了一眼高远。

    高远拉着林暮云就要离开,这时一把黑漆漆的火器对准了高远。

    “站住,想走没门!”

    豹爷手里拿着火器指着高远,恶狠狠的说道。

    高远一时愣住,这么近的距离,只要扣动扳机,那就必死无疑了。

    “给我废了他,将胳膊腿儿全打折了!”

    豹爷对扶着他的两人命令道,其他人都坐卧地上,不是抱着胳膊就是抱着腿,在那里哀嚎。

    这时,那两个纹身男子,捡起地上的棒球棍就向高远招呼过来,高远左躲右闪,尽量躲避,还要防备豹爷扣动火器,又不能还手。

    高远挨了几棍,知道这不是办法,时间久了,自己也撑不住。

    高远瞅准机会,一把夺下一根棍子,就向豹爷甩了过去,只听一声惨叫,豹爷手中火器被击飞很远坠入山崖,手腕碎裂。

    同时高远抓住,这个男子胳膊,就给卸了下来,而高远也被另一个男子一棍击中头部,高远只感到天旋地转,眼冒金花,不过习惯性的反手一击,在倒下之前,将那名持棍男子打断了胳膊。

    林暮云看着眼前打斗惊呆了,当高远倒下后,才反应过来,连忙扶起高远,可是高远已经昏迷不醒人事。

    就在这时,山林之外传来了警笛声,豹爷这些人听到后,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林暮云的手机已经不见了,高远身上也没有,林暮云找过之后很是无奈,背高远下山,这是唯一的办法。

    林暮云背起高远,半背半拖,一步一步的向山下艰难的走去。

    高远一米七六的身高,还好身材不胖,也让林暮云够呛。

    这时候的林暮云爆发了潜能,深一脚浅一脚的在丛林里蹒跚而行,她咬着牙,浑身被汗水湿透,经过了三个多小时才将高远带下山林。

    原本林暮云以为警笛声就是来救她的,可是始终没有出现制服,其实警笛声只是另外一个常规出警,不过也是恰到好处,否则,以林暮云一个柔弱女子,怎么也对付不了十来个流氓恶棍。

    傍晚时分,林暮云将高远背到了山下,林暮云虚脱了,已经没有一丝气力,只感到困意席卷而来,渐渐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