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九十七章:我们去涂山
    两日时光不过转眼即逝,很快,就来到了七月初七这一天。

    高杰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守在竹亭中了。

    这一次没有身穿着他那道盟制服。

    精心打扮之后,以他的颜值,还是能变得很帅气的。

    若非是俊朗非凡的话,如何能够被淮竹看中呢?

    爱幻想,有着自己心中企盼的女孩,淮竹就是这样的女子。

    她料想中的盖世英雄,或许高杰还称不上,但又能差得了去哪?

    或者说,在高杰从天而降落在淮竹的身边,向着她的父亲,她的家人,还有万千道盟弟子宣告自己的存在的时候。

    那一刻,淮竹心中的盖世英雄,就已经是高杰了。

    白色的长袍随风鼓动,名剑摆放在一边,靠着竹亭边缘,好似随处可见。

    解开了一直以来束缚着的头发,直达背部的黑色长发飘逸非常。

    微微闭合的眼睛,代表着高杰这一刻还处于休息中。

    双手环抱着胸口,背靠着竹亭。

    若非是修炼有成,就凭高杰穿着这么一点衣服,还在淮水竹亭的边上躺了一晚上,肯定会大病一场。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阳光早就照耀在了波光粼粼的湖水上,山壁上下常青绿意盎然,时不时还有蹄鸟鸣声起落。

    木船停靠在湖水边缘,随波逐流。

    淮竹就在这样的一派如诗般的画境中,自翠绿森然的竹林里走了出来。

    单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搭在竹竿上,带着一些气喘。

    虽然七月初七,但对于淮竹而言,即使想要出门,但如同牢笼一般的东方家却也死死的锁住淮竹的心。

    让她即使出门,几尽也是一种奢望。

    尤其是之前在东方家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

    淮竹再想要出门,更加的艰难了。

    “因为我一直在等着你。”双眼睁开,第一眼看到的并非是淮竹,而是日光。

    而是那悬挂于天边的明日。

    一抹朝阳映入,点亮了高杰的双目。

    同样辉耀的,还有名剑。

    “你该不会在这里待了一晚上吧。”

    淮竹几步上前,走入了竹林中,站在高杰的旁边,看着仍旧背靠着竹亭的他,笑着说道:“总觉得你这次回来以后,变了很多。”

    “是人都会变的,尤其是当我想明白了以后。”直起身体,高杰双手撑住膝盖扬起头。

    “这次回来,我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出远门了。”

    “那不是挺好吗?那样的话,你就可以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也可以随时来看...”

    声音越来越低,最终步入无言。

    淮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女孩子的脸面仍旧薄一些。

    名剑的亮度实在是太高了,也将淮竹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同时被淮竹看到的,还有摆放在一旁的面具。

    那个和王权霸业十分相像,只有细微处不同的面具。

    “你加入了面具组织吗。”没有疑问句,而是陈述。

    淮竹侧过头将视线放在身侧的高杰身上:“看来他真的是对你很欣赏。”

    “其实我们之间,是相互欣赏。”

    高杰并没有想要掩盖的意思,摆在这里也是想要告诉淮竹这件事:“但是吧,那家伙办事很不地道,总是趁我不备偷袭我。”

    算上第一次见面二话不说想要打架的举动,再加上后来高杰说不加入面具组织但王权霸业还是强行把他加进去了这件事。

    俗话说事不过三,这都两次了,这王权霸业怕不是还要再来一次。

    但是高杰觉得,他不能给王权霸业这个机会。

    “偷袭什么的...其实你只要和他打一场,他就会很满足。”王权霸业的心思,淮竹还能不知道吗?

    他那馋高杰又岂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每次和高杰见面的时候,心底里怕不是都在想着,如何让高杰和他切磋一场。

    “不要吧,我不是很想和他打,总觉得无论是赢了还是输了,都会惹得一身的麻烦。”以前的王权霸业,高杰认识的不多,或许还不会有这种想法。

    但在两日之前,高杰可算是看透了王权霸业的性格。

    你越是在乎他,他怕不是越开心,然后越能搞事情。

    “如今,你也加入了面具组织...”

    淮竹想到了一开始,当她听闻到面具剑客的传说的时候,脑海里脑补出来的模样。

    便是俊朗非凡,是她所能想象中的她最喜欢的模样。

    然后,她就遇到了高杰。

    再然后,她也遇到了王权霸业。

    王权霸业可是真正的灭梦人,一下子完全摧毁了淮竹心目中幻想出来的完美男神,面具剑仙的模样。

    虽然幻想破灭了,但现在偶尔想一想,却也时不时的会在心中划过一丝丝的暖流。

    那是尚且还年轻的岁月中,是去年十七岁的她,还留存的美梦。

    “是啊,不仅加入了面具组织,而且他们如此对我,我也...”这次无论如何,欠下的人情也实在是太大了。

    等到他们前往圈外的时候,高杰就算不想要随着也不行了。

    受人恩情,总不能不报。

    圈外那一行,就得将他们给救回来。

    “我突然又想有新的礼物想要送给你。”盯着面具看了许久,淮竹突然说道。

    “你会介意吗?”

    “还有礼物想要送,你总不会,是想要...”盯着面具看了很久很久,高杰应该猜的出来淮竹的心思了。

    站起身来,落在了淮竹的身边,两人并肩面朝着水面。

    竹亭下泛起涟漪的湖水,将他们两人的身影都给变得不规则起来。

    “果然瞒不过你。”嘴角噙出满足的笑容,淮竹就知道,高杰一定能够明白她的意思的。

    所以,这也是淮竹问高杰介不介意的原因。

    “反正都是要带面具的,能有的换,我肯定会换。”高杰的脸上挂着嫌弃的表情。

    “我可是很嫌弃王权霸业送的这个面具的。”

    “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了,也觉得吃惊的很。”

    似乎回想到昔日那会儿初次见面给自己带来的震撼感觉,淮竹以袖口捂住嘴巴,低低笑了起来。

    “下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

    “为何我们要分开?淮竹,难道你忘了在东方家别院的时候,我问过你什么吗。”

    高杰转过身,抓住淮竹的手。

    二者相互接触的那一瞬间,淮竹的脸色泛起一抹红晕,但很快就消弭下去。

    “我记得,你说的是,问我想要去什么地方。”

    “那个时候你的回答是什么?你说你是笼中之鸟,身无自由,哪里也去不了。”

    抓住淮竹的手抬起,相互握住彼此的手横在两人的面前:“现在,我想要再问你一次,你想要去哪?”

    “我...我不知道...”并不是不知道,而是淮竹不清楚她能去哪里。

    天下之大,她能去的地方本就不多。

    天下之大,本就不容许她能涉足太多的地方。

    她的不知道,有着太多太多的情绪包含在其中了。

    “想要去涂山吗?”高杰出声说道。

    “那传闻中见证爱情,系满姻缘的苦情巨树,你想要去看吗?”

    眼眸里展露出十分确定的意味。

    这份确定,是高杰想要带着淮竹去看,去带着淮竹一起去见证那天地之间,最具传闻性的东西。

    不是有句歌那么唱的吗?

    来相思树下。

    这个相思树,就是苦情巨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