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世克星 > 柳公子
    “不要戳我,我还嫌弃你的手脏呢。”

    见富家公子当众让自己难看,花想流当即挺直了腰杆,打开了富家公子不停地戳着自己脑袋的手。

    “呦呵,你个乡巴佬,还挺横,你知道我爹是谁吗?”

    “不知道,老子也不想知道。”

    花想流佯装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身就要离开面前这个得理不饶人的人。

    “站住,给我拿下。”

    见花想流不打算理会自己,还对自己出言不逊,随即富家公子当即吩咐一众手下迅速的将花想流擒住了,并且押到了他的面前。

    “呦呵,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你哪里都别想去。”

    富家公子居高临下的对着花想流怒目圆睁。

    “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想怎么样给个痛苦话,不过要钱没有。”

    对上这种地痞流氓,花想流索性破罐子破摔,随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依旧啃着他的烧饼。

    “你……”

    “你什么你,我今天就在这等着,等你想好了怎么样再说。”

    花想流自顾自地吃着,完全不把眼前的男子放在眼里。

    “给我狠狠地打。”

    富家公子气急,随即招呼手下给坐在地上的无赖一个深刻的教训。

    “慢着,当着街坊邻居的面,你一个年纪轻轻有手有脚的人居然为难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你的心肠怎么如此的歹毒啊。”

    就在富家公子的狗腿子要对花想流出手之际,花想流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随即佝偻着腰,对着四周围观的群众讨要说法,把矛头对准了富家公子。

    “是啊,这小伙子也太不厚道了。”

    “也不知道尊老爱幼,罔顾伦常,太不人道了。”

    “闭嘴。”

    见围观的百姓一个个替花想流说话,富家公子随即大袖一挥,让众人闭嘴,连忙给自己的随从使眼色。

    “走开,走开。”

    几个随从见自家主子遭人奚落,随即对着路人也拳脚相加起来,打的路人一个个抱头鼠窜,很快就逃离了现场。

    “这下我看还有谁能帮你这个乡巴佬,给我往死了打,哼,老人家?我打的就是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

    富家公子嘲笑的看着花想流,随即环抱着双臂,在一旁看好戏,

    “哎~我错了,还不行嘛。”

    看着不停向自己逼近的几人,花想流立马向着富家公子喊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花想流还是很会做人的。

    “慢着,早认错不就完了嘛,何必自讨苦吃呢。”

    见花想流还算诚恳,富家公子随即撤退了几个打手。

    “说吧,你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花想流低声下气的看着面前的一副不可一世的富二代。

    “好,既然如此,只要你来我府上给我洗三天的衣服,我就放过你。”

    “三天!”

    花想流伸出了手,比划了一下,随即可怜巴巴的看着富家公子。

    “不肯?那好,你们继续。”

    见花想流一脸的不情愿,随即富家公子仿佛着打手继续刚刚的事。

    “好~三天就三天。”

    “那走吧。”

    富家公子说完,转身就打道回府去了,身后的花想流也被这些打手簇拥着跟随在自己主子身后。

    “哎,这金诺寒和默语去哪里了,刚刚不是还在自己身后吗,这么这会儿自己遇到难处了也不出来帮衬帮衬,真的不够意思。”

    花想流这样想着,随即左顾右盼的搜寻着不讲义气的二人的踪迹。

    没过多久,就见到一座气派豪华的府邸出现在花想流的眼前,只见门前的房檐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匾,上面写着“柳府”二字。

    “公子,您回来了。”

    守在门边的两个下人见自家的公子才出去一会儿就又回来了,不免有些好奇,不过随即二人就看到了被一众打手围着的一个乡巴佬,随即二人心中有了计较,等到众人鱼贯而入后,守门的二人小声地说着悄悄话。

    “你说,今天我家公子怎么对一个乡巴佬感兴趣了,换作以往,自家的公子隔三差五的就往府里领回漂亮的女人。”

    “我也纳闷,搞不懂公子今天怎么想的。”

    “那还不简单,待会儿我去问问我的兄弟。”

    一个守卫拍着胸脯对着另一个说道,随即二人又保持缄默,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我说柳公子是吧,你要带我去哪里。”

    此刻跟随面前的富二代来到内堂的花想流,紧走一步,来到了富二代的身旁说道,二人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行走在无尽的走廊里,身后的打手打从进了内堂后就没有跟过来了,花想流自然也自由了不少。

    “嗯~”

    见柳公子没有打理自己,花想流只能静悄悄的跟着,一路上也没有多说什么。

    “呀~”

    正当花想流埋头走路之时,身前的柳公子突然转身停下了脚步,花想流也不可避免的撞到了他的胸怀里,随即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直至跌的四仰八叉。

    “你干嘛啊,突然不走。”

    花想流捂着自己的鼻头,皱着眉头怨怼的看着这个柳公子。

    “你……”

    只见柳公子走到花想流身旁,随即蹲了下来,嘴角含笑的看着花想流,并且伸出了一只手在花想流的面前晃悠着,之后便轻轻的扯掉花想流嘴角上的一撮在风中飘扬的小胡须。

    “呜~很好玩是吧!”

    花想流一把推开柳公子,随即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呦,我早就看出来你乔装打扮了,美人。”

    只见柳公子说完又欺身而来。

    “美人,美你妹的,你要是别有所图,那老子就不伺候了。”

    花想流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好好好,我不开玩笑了,走吧。”

    柳公子连忙讨好的看着一脸傲气的花想流,心想“原来这美人还是个带刺的,是有点扎手,不过我喜欢挑战,越是这样难搞,我越高兴。”

    就这样二人快速的来到了后厨别苑。

    “管家,这是我请来的洗衣工,交给你了。”

    柳公子将花想流交给了自己的管家,随即与花想流擦身而过,眼神里满是痞坏的笑意。

    花想流看了一眼,一阵恶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