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世克星 > 立后事大
    “我也不知道,感觉这家伙和之前不大一样。”

    见金诺寒用责怪的眼神看向自己,默语心里就不好受,随即一摊手表示和自己无关。

    “父皇,想流在不在你这儿?”

    潇枫雪着急忙慌的来到玉华宫,询问潇遥花想流的去处。

    “你们兄弟二人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当母后的,整日就知道找那个野小子,见了母后连问候一声都没有,真是个不孝子啊。”

    太后玉慧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儿臣给母后请安。”

    潇枫雪意识到自己唐突了,随即跪了下来。

    “你来的正好,有件事要同你商量一下,就是你的婚姻大事,你看思玥如何?”

    太后不由分说就打算给潇枫雪选妃,并且表明自己儿媳妇的人选。

    “母后,此事不急于一时,缓缓再说吧。”

    “立后之事乃头等大事,怎可一拖再拖,此事母后已经决定了,况且思玥自小就喜欢你,你们二人又是青梅竹马,这感情自然是外人不可比拟的,而且她又是你表妹,这不是亲上加亲吗。”

    太后这边说着,一旁躲在帘子后面的思玥羞怯的笑着,眼神时不时的看向不远的潇枫雪。

    “母后,难道你不知道吗,大哥自小就喜欢思玥,你怎么胡乱配姻缘呢,况且我只当思玥是妹妹,别无他想,往母后切莫会错意,唉,既然父皇不住此处,那儿臣告退了。”

    此刻的潇枫雪心里哪里还有他表妹思玥,整个心思全是花想流,随即拿自己的哥哥潇邪顶包,表明上还故作惋惜,不等他母后反应过来,就先一步走人,以免他的母后喋喋不休。

    “哎……”

    太后刚想说什么,就见自己的儿子潇枫雪垂头丧气的离开了,随后转而唤出一旁躲在帘后面的思玥。

    “姑母,你要替我做主啊。”

    思玥还一脸委屈的跟太后撒娇起来。

    “刚刚枫雪说的话你都听到了,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你大表哥潇邪喜欢你啊。”

    “啊,姑母,大表哥喜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啊,可是思玥就是喜欢二表哥吗?”

    见太后询问,思玥眼神闪烁,随即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潇邪的心意。

    “唉”

    太后叹了口气,心里莫名的有些酸楚,心想‘自己的大儿子自小就沉默寡言,没有人能猜透他的心思,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叫自己如何抉择啊,可是感情这种事是强扭的瓜不甜。’

    “殿下,你为何要这样做,难道你忘了自己所受的苦了吗,忘了一统天下的宏图霸业了吗,如今为了花想流,就不怕你父皇责罚你吗?”

    默语不停的劝说着执迷不悟的太子殿下金诺寒。

    一辆颠簸于山间的马车上,默语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着,随即慢慢挪到了马车门口,见正在快速赶车的金诺寒,就想到自己之前执意要带走昏迷不醒的花想流,却不想被太子殿下给打晕了过去。

    “我不想欠他的,我要靠自己争夺天下。”

    金诺寒只说了这一句,随后就只顾一个劲的赶着马车,完全不顾一旁劝阻的默语。

    终于在多方打听之下,潇邪在皇宫别苑的金诺寒所住的屋子里找到了花想流的身影。

    只见花想流安静的躺在柔软的床上,散乱的头发肆意的贴在如玉般的肌肤上,一只柔嫩的玉手正无力的垂了下来,唯一让潇邪见了不舒服的地方就是花想流的嘴唇,就见嘴唇已经干裂的褪出一层皮,与这娇艳的外表格格不入。

    “来,想流,喝水。”

    潇邪立马来到桌子旁,倒了杯水,来到床边,扶起床上的花想流。

    花想流下意识的就咕噜咕噜的大口喝着潇邪喂过来的水,一杯水下肚,花想流依旧口干舌燥的,不过整个人也因为这杯水,苏醒了过来。

    “水,潇邪,快给我水。”

    花想流仿佛整个人都快干涸了,由内而外,仿佛置身于炎热的沙漠,极度渴求着水源的滋润。

    “好好,别慌。”

    潇邪一边安抚着按耐不住的花想流,一边快速的去拿桌子上的茶壶。

    花想流接过潇邪递过来的茶壶,哪管什么形象,直接对着茶壶嘴就喝了起来,一遇到水的花想流越发不可收拾,对于水的渴求越发的强烈,感觉自己的皮肤随时就要爆裂开来,急需要水的滋养。

    “想流,你怎么了?”

    潇邪见花想流喝了许多水,却依旧无法解渴,于是担心的扶着焦躁不安的花想流。

    “我需要水。”

    花想流说完,随即整个人在床上不停的翻滚着,表情说不出的痛苦。

    只见原本花想流身穿的金色华服转瞬间化作一条金色的鱼尾,鳞片在烛火下闪闪发光,除此之外,花想流的眉心处居然多了一点血色的红痣,异常的夺目。

    潇邪看着如此模样的花想流惊讶的不知所措,直到花想流痛苦的呼喊声传来,潇邪才回过神来。

    “什么情况,我这是怎么了?”

    同样一脸懵逼的花想流看着自己的双腿居然变成了一条尾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随即趁着夜色,潇邪抱着花想流滑腻腻的身躯飞奔在高墙大院之上,行踪飘忽不定,一身武艺显现的淋漓尽致。

    不多时潇邪就把花想流带到了竹林的温泉湖。

    只见花想流二话不说迅速的沉入了温热的湖底。

    随后因为担心花想流有什么意外,潇邪也跟着跳进了湖中,漆黑的湖中看不清任何事物,只有水在自己的耳边呼呼而过。

    也不知道花想流究竟在哪一处,本就水性不好的潇邪像个没头苍蝇一般,胡乱的寻找着花想流,却不想被湖底的大石拌了一下脚,整个人被扰乱了气息,只见潇邪不停的在水底挣扎着,眼看着就要有生命危险。

    这时一条金色的人鱼在漆黑的湖底游了过来,整个鱼身隐隐散发着幽幽的金光,眉心处的血痣愈发的闪亮。只见花想流来到潇邪面前,一把抱住了已经没有一丝挣扎的潇邪就往岸上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