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世克星 > 扫了兴致
    “启禀太后,太上皇请你和若雨还有思玥一起去凌霄殿用餐。”

    正当三人聊的起劲时,太监林德进来禀报。

    “可知太上皇的用意。”

    太后深知,自己的夫君本性,若不是有重要的人,他是不会无缘无故聚餐的。

    “回禀太后,太上皇说了,说是为了感谢自己的结拜兄弟替公主殿下治疗脸上的伤,所以特意摆了一桌酒宴,哦,皇上和大王爷也一起陪同。”

    林德据实以报。

    “好,哀家随后就去。”

    “若雨,思玥,你们也准备准备,一会儿哀家倒要看看这个神医是何许人也。”

    太后交代了下林德后,就带着若雨和思玥走在去凌霄殿的路上。

    凌霄殿

    “来,吃。”

    看着满满一桌子菜,潇遥亲自给花想流夹了许多美味佳肴。

    “谢谢大哥,那我就不客气了。”

    花想流刚要吃,就看到潇枫雪和潇邪正看着自己。

    “枫雪,潇邪,你们怎么不吃啊。”

    花想流说完就分别给潇枫雪和潇邪兄弟二人夹了菜,随后也不忘自己的大哥潇遥。

    “父皇,你看想流左一个右一个大哥的叫你,你让我和哥如何自处啊,难不成真要我叫他叔叔不成。”

    潇枫雪对于自己的父皇和自己的兄弟结拜很不是滋味。

    “叫谁叔叔啊。”

    只见太后玉慧带着若雨和思玥走了进来。

    “母后”

    “母后”

    潇枫雪和潇邪立马起身拜见自己的母后。

    花想流见太后来此,连忙起身,可是由于脚上无力,随即又跌坐在凳子上起不来,于是出于礼貌道:

    “花想流拜见太后。”

    花想流说完对着太后一抱拳。

    “是你”

    此刻太后发现这个祸害他两个儿子的人居然也在这里,不免心中不悦,对着花想流就来一个下马威。

    “好你个没规没距的野小子,见到本宫居然不跪下,来人啊,给我轰出去杖责二十棍。”

    “慢着,太后,我这兄弟确实受伤了无法站立,莫怪啊。”

    潇遥连忙替花想流解释着。

    “他就是你说的结拜兄弟,若雨的脸也是这个野小子治好的?”

    太后玉慧不以为意的看着眼前这个祸国殃民的野小子,居然祸害到自己夫君的头上。

    “对,母后,就是这位神医救了我。”

    一旁的若雨也替花想流解释着。

    “公主殿下,神医这个称呼在下实在不敢当。”

    花想流谦虚的对着若雨一摆手。

    “就他,还神医?”

    思玥明显对花想流不屑一顾。

    “思玥,不得无礼。”

    潇遥实在看不下去了,立马呵斥着,本来这顿饭就是为自己的兄弟花想流准备的,一来庆祝花想流重生,二来为了感谢花想流救治自己的女儿若雨,这第三嘛,就是庆祝自己结交了如此尊贵的异世高人为兄弟,怎不叫人欢喜呢,然而这却被扫了兴致。

    “大哥,无妨,童言无忌。”

    花想流居然以长辈的身份自居,惹得思玥怒不敢言,只能被花想流气的瞪大了眼睛。

    这一顿饭着实吃的不愉快,随后众人不欢而散,潇遥也很是懊恼,自己就不应该去叫太后,谁曾想太后和花想流之间还有不小的误会。

    随着各国前来拜会的使臣们一一离去,金诺寒和默语也要离开了,临走前还特意来拜会花想流。

    竹林小屋

    此时花想流正跪拜在聂川河的坟前,默默地烧着纸钱。

    “聂川河,这些日子多亏你了,不过我很抱歉,没有好好照顾你的身体,害的你又死了一次。”

    花想流跪在聂川河的坟前别提有多愧疚,一想到聂母和小树至此以后没有了人照顾,就更加的难过。

    “花想流,原来你躲在这儿。”

    默语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跪地的花想流。

    “你找我有事吗?”

    此刻已经勉强能够站起来的花想流,扶着聂川河的墓碑缓缓的起身,看着来人。

    “我家殿下要见你。”

    默语说完,没等花想流应允,上前就一掌劈昏了花想流,再一次花想流是实实在在的晕了过去。

    “哎,这回怎么真的晕了。”

    看着花想流在自己眼前倒下,默语摇了摇花想流的脑袋,确认他真的晕了后,就一把扛起了花想流,一路上避开所有的耳目来到金诺寒所在的别苑。

    “默语啊,你怎么一遇到花想流就失去理智,你大可以把他请来,不至于每次都把他打晕吧。”

    金诺寒很是无奈的看着默语。

    “殿下,你也知道,这家伙就是吃硬不吃软,我要不这么做,他指不定不会乖乖过来。”

    默语嘴上替自己开脱着,实际上他就是看不惯这个花想流总是让金诺寒念念不忘。

    “活阎王,你到底想怎样?”

    “自然是杀你狗命,取你魂魄,这个问题我们在异世已经确认过了,我想你没必要装糊涂。”

    默语直接怼的花想流无话可说。

    “我已经说了,我不是什么雷宁将军转世,你们怎么就不信呢。”

    花想流再三言明自己并非那个将军雷宁。

    “不管是不是,你说了不算,我国天师说了你是就行了。”

    “默语。”

    “殿下此事你不必插手。”

    本想劝默语不要操之过急,没想到却被置身事外。

    “那你想怎样?”

    花想流不想和默语有过多的争执,随即直截了当的问道。

    “自然是带你回国,听候天师处置。”

    “是吗?只怕你没这个能耐。”

    看着默语一副胸有成竹志在必得的样子,花想流也不认怂,随即加以挑衅。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默语说完拔起腰间的佩剑,直指花想流,好领教花想流的高招。

    花想流掏出匕首对着迎面而来的剑就是一阵格挡,不曾想手中的匕首硬是被默语挑飞了出去,随即就被默语的剑架在了脖子上。

    “怎么,就这点能耐?”

    看着已经不肯服输的花想流,默语嘲讽着花想流的不自量力。

    随即只见花想流一个倒地,整个人昏迷不醒了。

    “花想流,他怎么了?”

    来到花想流身旁的金诺寒扶起昏迷的花想流,看着默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