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群员来自二次元 > 第四十九章 风雨欲来金陵城(五)

    “师傅,我们现在怎么办。金陵城,已经开始乱了。”

    用力的拉紧了手中的绳子,乐正绫用麻绳把最后一个反叛的捕快绑了起来,这才开口向重伤的林捕快问道。

    所有投降的捕快都已经被绑了起来,手铐脚拷不够用,到最后只能用麻绳做个龟甲缚把所有人都绑起来。

    在绑起这些已经被乐正绫的实力吓破胆的人的同时,她们也从赵铁汉嘴里知道了金陵城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

    宁王陈友宁谋反了,他的布局不只是六扇门中的银牌大捕头赵铁汉,还有逐浪军副统帅孙蒙,城门令王浩,钟山派掌门钟无极,甚至连之前的万毒手廖敌都是宁王的人。

    原本是因为廖敌的死,让宁王担心自己的谋反准备暴露,这才派人想要杀掉乐正绫的。

    但是,没想到这群人不止没杀掉乐正绫,反而被乐正绫俘虏了,甚至还逼出了蛊虫。

    连蛊虫都出来了,显然他们暴露的东西更多了。

    为了避免一切的准备前功尽弃,宁王最后也只能先下手为强,提前发动了谋反。

    城卫军,逐浪军,六扇门,江湖门派几乎同时启动,在乐正绫这边救下了林勇,却没能救下六扇门高层的同时。在其他地方,宁王的谋算恐怕已经成功了。

    金陵城附近的军队本来就不多,现在最重要的两支部队都已经被宁王掌控,就算乐正绫挫败了他针对六扇门的阴谋,但六扇门中也几乎已经无人可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你刚才说的那些能人异士,如果她们真的有那么厉害的话,绝对是个很好的助力,你去找她们吧。”

    旧伤未愈新伤又起,这一次的抵抗让林勇伤了元气,恐怕一时之间是恢复不了了,而且,他的右腿也受到了重创,短时间内,怕是没办法恢复正常行动了。

    “我去找她们?那你呢?”

    明显听出了林勇话里的意思,乐正绫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忧虑。

    虽然跟着林勇不过几天时间,但在很久之前乐正绫就和林勇认识了,当乐正绫还在昆仑派学习的时候,作为她师父的好友,他们曾经见过很多次,乐正绫也从林勇那里学过不少东西。

    会忽然想要来当捕快,乐正绫也或多或少受到了一点林勇的影响。会叫林勇师傅,林勇也没有拒绝,正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从很早之前就已经有过师徒之实了。

    现在,自己的师傅受了重伤无法行动,却要自己独自离开,乐正绫没办法这么做。

    “放心,你师父我还没那么脆弱,这些人都被抓了,这里也用不上你。不过,在离开之前,还是需要你先去地牢一趟,把里面被关起来的那些同僚们全部放出来,有他们在,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而且,如果不解决这一次的事情,就算你一直在这里,也不代表就安全。宗师级的高手,谁也不知道那宁王会不会有。”

    笑着摇了摇头,林勇知道乐正绫的犹豫,也很清楚怎样才能让她放心。

    “好,我知道了。”

    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乐正绫还是听从了林勇的意见。只有彻底解决那宁王谋反的事情,才能真正的安全,就算她守在这里,也没办法在军队的攻杀下,保护好林勇。

    把地牢中被关起来的同僚们全部放出来,又把那群反叛的捕快们全部关进去后,乐正绫辞别了和那些捕快一起开始准备抵抗工事的林勇,纵身离开了六扇门,向着‘不是客栈’的方向离去。

    如今金陵城是多事之秋,在军队已经全部脱离控制的情况下,乐正绫也只能寄希望于江湖人士和各大传世家族了。而说到江湖人士,乐正绫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颜青山,以及之后出现的烛火和墨水她们。

    当乐正绫在金陵城内穿梭,躲开无数巡逻的士兵向着‘不是客栈’靠近的时候,在另一边,冷月心也在辞别父母亲人之后,离开了冷家,准备从金陵城中潜伏出去。

    江河帮帮主江万里的想法没错,金陵城中确实有不少隐龙卫存在,除了各种贩夫走卒和衙门内任职的隐藏人物外,作为金陵城内势力仅次于宁王府的大家族,冷家的嫡系同样是隐龙卫。

    冷月心的父母,他的爷爷都是听令于陛下,潜伏在金陵城中防备宁王起事的隐龙卫。

    在冷月心回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发现了金陵城内部的变化,在冷月心回来之后,听说了冷月心被追杀的过程后,他们就更确定了宁王谋反的事实。

    发现这种情况后,冷月心的父母当机立断的准备把这种情报传递出去,但是已经晚了,金陵城内已经开始戒严,隐龙卫之间的联系也变得非常困难。

    在尝试各种办法无果后,还是冷月心的爷爷做出了决定,让实力得到巨大提升的冷月心去传递消息,请求援助。

    隐龙卫卫队长的令牌交到了冷月心的手中,带着爷爷亲手写的密信,冷月心怀抱着沉重的心情趁着城门防守还没来得及布置完成的空荡,离开了金陵城。

    ——

    “没想到,我居然还能活下来,感谢这位姑娘的救命之恩。”

    ‘不是客栈’二楼,粘土的房间中,经过缘木的紧急救治后,老乞丐从昏迷中苏醒,身上的伤势也好了大半。除了需要长时间调养的骨伤和内伤外,他已经基本脱离了危险期。

    在醒过来,并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后,老乞丐当即一脸激动的向缘木感激道。

    他的感激不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命,更为了整座金陵城,乃至于整个乾朝啊。宁王的谋反实乃大事,如果不能阻止,那将引起乾朝的分裂,让周边异族有机可乘。

    “不用谢,要谢就谢粘土吧,是她把你带回来的。”

    平静的摇了摇头,缘木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大事,这样的感激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当然,谢谢粘土姑娘。这隐龙令就交给你了,老乞丐还有事要做,先行告辞。”

    感谢的对着粘土抱了抱拳,老乞丐掏出隐龙令丢给粘土,随后翻身下床就准备离开。他还有情报必须要尽快传递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