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神命令 > 第18章 你就是衰神(求推荐票,收藏)
        公园的长椅,常年在外暴晒,风吹雨淋。

    加之年久失修,坐上去三个人,中间还是一对拥抱的情侣。

    不塌都难。

    情侣摔倒在地,惨叫一声。

    “老公这俩人变态,杵在这跟电灯泡似的,烦死了!”女的叫苦。

    男的愤怒起身,佯装要打人。

    “快跑,寒哥!”

    陈道天见势不妙,先跑为敬。

    中山公园很大,到处都有树木,隐蔽的角落,弯曲的小道。找个藏身之所不难。

    “害人精,等等我。”方寒哪里还敢继续逗留。

    两人像兔子似的,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情侣气急败坏,但并未追击,而是苦恼地看着塌陷的长椅。

    ……

    中山公园。

    假山旁边。

    “寒哥,你离我远点儿,有点热。”陈道天咽着口水,不好意思地往后退了一步。

    “远?没关系,我不介意。”

    方寒搭住陈道天的肩膀,“要衰一起衰,有福同享有祸同当。”

    “额……”

    陈道天几乎要哭了,表现得像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似的,挣脱不开。

    稍稍用力,方寒的胳膊就像铁箍一样,牢牢扣住。

    恰巧一个女子路过,瞥了一眼,眉头微皱,露出嫌弃的表情,小手在面前扇了两下,嘀咕道:“现在的男人,真不像话,连房都不舍得开。”

    “……”

    你才开不起房,你全家都开不起房。

    “寒哥……我觉得你就是衰神天赋。从我遇到你开始,就没有一件事不倒霉的。

    “你别这么深情地看着我……

    “我来给你捋一捋,你二十次觉醒失败,抢劫,车祸,我跟你关系最好因为你连续两次坐钉子上,哪一件不倒霉?最最最倒霉的,你做了我的同班同学!我感觉我倒了八辈子血霉!”

    陈道天喋喋不休说了一通。

    像是个怨妇似的,坐在假石上。

    方寒不以为然:

    “你说的这些根本就站不住脚,二十次觉醒失败,可我还是成功了,恰巧是遇到抢劫和车祸才觉醒的。你坐到钉子那是活该。最后,你能和我做同学,这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祖上烧了高香,这是气运好。别忘了,我现在是觉醒者,是你巴结的对象。”

    “寒哥这么颠倒是非黑白真的合适吗?”

    两人一边扯皮,一边朝着公园的湖边走去。

    灵气复苏后的植物,枝繁叶茂,树干粗壮,最大的一棵树位于湖心,需要十多人环抱的百年大树。

    “再者,要真是衰神的话,我那漂亮的同桌怎么可能一直没事。”方寒站定,颇有些炫耀之意。

    “那是卓文清底子厚,还没到时候。”

    “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嫉妒我?”

    “啥?”

    “也对,做我的兄弟为难你了。或许你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我的优秀。”

    “还能要点脸不?”

    从门口走到中心公园湖畔,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方寒寻思着精神也应该恢复了。

    但他没有使用能力,查看他人的信息。

    一路上又讨论了不少。

    到了湖边,两人坐下。

    “综上所述,我确定我不是衰神……”方寒确定道。

    按照天赋学说,今天刚觉醒的是次要天赋,类似“洞察”一类的能力,这和衰神构不成强化关系。

    如果倒霉是本命天赋的话,那么也应该觉醒的是“强化倒霉光环10%”或者“霉雨”之类的次要天赋才合理。

    “不,你就是衰神。”陈道天一口咬定。

    “那你离我这么近?觉醒这天赋对你可没啥好处。”

    “寒哥,我已经够倒霉了。你得发挥你的想象力……衰神天赋多牛逼,以后看谁不顺眼,就死缠着他;上战场打仗的话就派你过去当间谍;踢足球往场中一站,方圆百米内没人能近身,一个人踢对面11个!!”

    “好像有点道理。”

    方寒赞许点头,突然,话锋一转,用有些严肃的口气问道,“道天,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在高三才尝试觉醒?”

    本来就是插科打诨,方寒语气突然变化,让陈道天感到意外。

    这本就不是什么特别的秘密,守着也累,更何况问话的是他的死党。

    “我妈不让我说的。”

    “别废话,说。”

    “我妈说了,我肯定会觉醒天赋。”

    “为了提升觉醒时的初始值?”

    百科全书的嗅觉很敏锐,几乎猜到了会是这样。

    陈道天愣了一下,然后点头承认。

    方寒说道:“还真敢冒险,一旦无法觉醒,初始值再高有个屁用。”

    “富贵险中求嘛,和寒哥比,我就是个臭弟弟……”陈道天眉开眼笑。

    “有点自知之明。”

    陈道天清了清嗓子。

    神态随之严肃。

    “寒哥说正事,这次你必须得承认自己是衰神。”

    “???”

    明明不是,还有强迫的道理?

    “周老师好像在忙着给你申请保送华清大,这天赋是新天赋,绝对是有史以来最拉风的天赋,寒哥你要上天啊!”

    方寒暗自吃了一惊:“申请保送?”

    来中山公园之前,陈道天也只是提到了申请资料,但并没有说明是华清大的保送申请。

    现在听来,

    这事,很重要啊!

    “是不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昏了头脑?是不是脑瓜子嗡嗡的?”

    “嗡你妹。”

    方寒明白了,这货是想要借此机会,申请保送。这期间要提供有力的证明,新天赋没有历史经验可以参考,在确定天赋之前,就只能一遍遍实践。通过初审,就可以去有关部门进一步审核和测试,就算进不了华清大,一般到了这个地步,其他名校也会抢着要了。

    方寒陷入思考。

    华清大谁不想进去?

    这可是大夏第一学府,是踏入龙门,绝地翻身的最佳去处。

    也是天才汇集的地方。

    是无数莘莘学子光宗耀祖,飞黄腾达的地方。

    名利,地位,财富权力,无数光环,纷至沓来。

    啪嗒。

    方寒打了一个响指。

    “你说的有道理。”

    “寒哥,你想通了?”

    “不,我才不是衰神天赋……”

    “???”

    “道天,我们虽然穷,但不能说谎,也不能坑人;不是我们的东西,我们不能拿,要好好读书,长大要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

    “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方寒转身离开。

    陈道天挠挠头,这话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靠!臭不要脸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