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始于超凡 > 第九十六章 接近真相

    零乱的画面,破碎的记忆,被触发的灵感攫取。

    如同一部快进的电影,不停地闪动在玛德琳的眼前。

    伊克莱夫!

    巫师家族?

    玛德琳捕捉到这个关键词。

    她听说过这个位于安格鲁,显赫一时的巫师家族。

    曾经是守密学派中的“旧党”,而后服务于威斯特敏家族,效忠第三代公爵。

    尤其擅长血肉魔法,令人死而复生,或者突然暴毙。

    是黑巫师中的佼佼者!

    有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说安格鲁的第十一任国王,“征服者”威廉的意外身亡,便和伊克莱夫家族有关。

    虽然并未得到证实,也没有确切的证据,但值得玩味的一点,是事后伊克莱夫家族就被威斯特敏公爵强行驱逐,离开了不列颠三岛。

    玛德琳之所以记得这些,是因为生灵教派的《神秘的诅咒:巫师家族谱系学》一书中,特别提及过伊克莱夫家族。

    自从被驱逐出不列颠三岛,伊克莱夫家族的嫡系子嗣,都活不过三十岁。

    许多人认为这是一种恶毒的诅咒。

    也有人说,这是谋害国王的报应……

    “只是……这些和杰拉德一家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这栋凶宅的密室,会连通着一个巫师家族用来聚会的大厅?”

    玛德琳的脑袋里,装满各种各样的疑惑问题。

    她的精神意识,像是被拖拽着,继续往前。

    大量冗长而琐碎的记忆片段,不停地闪回着,如同亲身体验一样。

    “安德森,你是伊克莱夫家族的耻辱!”

    呵斥的话语脱口而出,浮现在记忆里的英俊青年,脸色呈现出扭曲的表情。

    尤其是那双怨毒的眼眸,像是深深烙印在玛德琳的脑海深处,格外惊悚!

    她突然感到一丝剧烈的绞痛,抬手捂住胸口,口中喷出黑色的血沫。

    更多的鲜血,从鼻腔和双眼缓缓流出。

    隐约间,还听到惊呼声和咒骂声。

    随后,嘈杂的声响渐渐远去。

    画面,归于黑暗!

    “你怎么了?”

    路德轻轻地伸出手,刚碰到玛德琳的肩膀,对方像是受到某种刺激,猛地从主位上弹起。

    那双略显空洞,带着惊悸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路德,如同做噩梦被惊醒一样。

    “是我。你刚才出现了……一点儿问题。”

    路德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时间向前拨动十几秒。

    他看到坐在主位上,进行通灵的玛德琳,身体陷入剧烈的抽搐。

    面庞也飞快地褪去血色,如同濒死一般。

    所以,路德才会出手,试图中断通灵。

    “我……发生了什么?”

    半晌后,玛德琳才回过神来。

    她整理着复杂、错乱的记忆,逐渐恢复清醒。

    这也是“灵界”序列的超凡者,会产生的“职业病”之一。

    他们因为时常穿梭、出入于灵界,或者进行各种程度的通灵仪式。

    往往会出现,自我认知发生障碍,甚至是记忆缺失的情况。

    通常来说,这是走向失控的第一步。

    “你是说,这个大厅曾经被伊克莱夫家族用来聚会?而且,这里还发生过一起谋杀案?”

    路德摩挲着那张厚重而巨大的圆形长桌,思索道:“一个巫师家族的聚会大厅,为什么会出现在杰拉德先生书房的密室里?”

    “或许杰拉德先生是旁系血裔?”

    玛德琳提出了一个不靠谱的想法。

    她在通灵中所看到的那个英俊青年,也就是杀死“自己”的凶手,长相和杰拉德先生颇有几分相似。

    “那他为什么要杀死家族的其他人?还有一点,如果杰拉德先生是巫师家族的一员,那他完全不用去火枪酒馆发布委托,可以找家族内部的超凡者解决,可从他当时的表现来看,更像是一个对超凡者一无所知的普通人。”

    玛德琳一时语塞,陷入长久的沉默。

    伊克莱夫家族,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

    他们被驱逐出不列颠三岛以后,子嗣凋敝,接连死去,直至血脉断绝。

    没有人再听过伊克莱夫家族血裔的消息。

    “谁知道呢,或许是那个叫安德森的家伙疯了!”

    玛德琳咕哝了一句。

    “你看到的视角,是受害人,而非安德森本人!所以你再模仿一遍安德森的行为,尝试能不能触发灵感!”

    路德思索良久,开口说道。

    他很怀疑密室里的这个大厅,是否实际存在。

    或许!

    和镜子世界一样!

    这里并非真实。

    只是一个被某种力量扭曲,所投射出来的虚幻空间。

    “确定要这样做吗?”

    玛德琳显然是对之前的遭遇,还保持心有余悸的谨慎态度。

    “发挥作用,证明自己的时候到了,玛德琳。”

    路德耸了耸肩,熟练地灌着心灵鸡汤,“作为生灵教派的一员,以后你还会遇到很多类似的事情,懦弱者只会越发接近失控的边缘,徘徊于晋升的门口,忍受恐惧带来的折磨。你现在所面临的选择,会决定你未来人生的走向,是努力争取成为一名高阶超凡者,还是说……”

    新鲜熬制,热腾腾的心灵鸡汤,给予了玛德琳信心和动力。

    她脸上的犹豫,一扫而空。

    取代而之的,是满满的激情!

    就像是听到只要每天自愿加班,未来就能分到公司股份,升职加薪的社畜员工一样。

    对此,路德只能说工具人真好忽悠。

    玛德琳站在厚重而巨大的圆形长桌的右手边,精神灵性流淌而出。

    灵视状态下,一切都是那么灰暗。

    五彩斑斓的奇异光芒,逐渐铺展开来,晕染成一团团的复杂意象。

    嗡嗡嗡!

    虚幻的震荡再度来临。

    玛德琳的眼中,再次浮现出全新的景象。

    这一次,她是“安德森”!

    厚重而巨大的圆形长桌面前,所有的位子都坐满了人。

    他们当中,有男有女。

    平均年龄都在三十岁以上。

    “我认为接近灵界,深入灵界,找到祖辈残留的灵体,或许才是解决家族诅咒的最好办法!”

    “你们又不是嫡系血脉,当然不用着急!我的爷爷,我的父亲,他们都没有活过三十岁!”

    “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就像是绞首的套索紧紧勒住脖子!我只要一想到这件事,就觉得窒息!呼吸困难!”

    “打扰祖辈的安息?他们有什么资格得到安息!我必须要前往灵界的‘伊克莱夫墓地’!”

    “耻辱?我只是把一群噬灵怪带到家族的墓地,它们回馈了我一些‘知识’!很快我就能摆脱家族的诅咒了!”

    “原始部落的自然崇拜!他们能够帮我摆脱根植在血脉中的诅咒!”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需要更多的‘祭品’,来获得灵界之中,那些存在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