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十九重帝狱 > 第八百八十一章 疯狂的司命家主
“他们是来自司命世家,难道…,那么狠毒吗?”

雷顾影娇躯一震,看着司命闻琴,后者欲言又止,半响也只有长长的叹息。

    司命家族做出这种事,只能是家丑,而她终归是司命世家得人,有些事,又能如何呢?

    “姐姐,箫楠知道今日之事,绝不会善摆甘休,也瞒不过他。”

    雷顾影,又是轻声低头道,望着那些离去的刺客,眼神闪烁着冷酷的杀意:“不如斩草除根。”

    “斩得自然是指司命宏光一脉。”

司命闻琴,娇躯一颤,漠然不语,而箫无悔立在她身边,冲着雷顾影摇摇头,示意她别说了。

    林韵仙,慕雪儿诸女自然插不上话,而他们只能从紧张的气氛中隐约明白:“今日之刺杀,乃是和眼前这个比他们年长,却还要美丽雍容的女子家族有关。”

    “我。”

雷顾影还欲再言,苍穹之处,猛得掠现缕缕神辉,长虹横渡,竟是张星毯,上面站着道道人影,而为首者英姿不凡正是箫楠。

    雷顾影下意识就闭嘴了,随着司命闻琴一起站前,看着他踏下星毯,诸目相对,此间颇多无言,悲喜交加,又是劫后余生,更有久别重逢。

    今日之万般劫难犹如境光轮回起伏。

    他们能活着,就是种幸运,还有什么话可言,是以众人最终纷纷一笑:“活着真好。”

    “你们好像遭遇袭击?”

可是紧接着,神色微微一变,少年锋锐的眼神扫视过场中,虽然战斗解决很快,不过以他的敏锐轻易就能察觉到蛛丝马迹。

    司命闻琴,心头一提,急道:“楠儿,我们母子久别重逢,今日一家人先找地方叙旧吧。”

    她和箫无悔暗处交换了个眼神,各有苦笑在眼底,万万没有想到箫楠的直觉如此灵敏,不仅是战斗力过人,就连心思,也远远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娘亲说得是,不过司命世家的事,也是时候解决了,交给孩儿来吧。”

    箫楠,远比所有人想的可怕,汲取十大武祖传承后,他的感知力和智慧,早达到了个全新层次,尤其是破开十九重帝狱的重天封锁更上一层。

    东荒武界,要想在智慧和眼界超越他的人,可以一个巴掌都数得出来。

    他锋锐的眼神,衬以绵里藏针的语气,都令司命闻琴诸人无所遁形,明白有些事:“瞒不住了!”

    “司命宏光,所做所为,固然阴邪,不过终归是你舅舅,还请留他一命吧。”

司命闻琴,非常人也,事已至此也只能点点头得劝道:“就算看到娘亲的面上。”

    “好。”

望着娘亲执着的眼神,没有理由不答应,只能轻轻一叹,点头道:“我们进灵武帝国吧。”

    复仇,不急于一时,司命世家坐立此片紫墟中域,立足千百年岁月,基业盘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更要紧的是他的感知力量已经渗透司命世家了。

    他得到十万武祖的传承之后,感知力,不说覆盖东荒,要笼罩十分之一的紫墟还是没有问题。

    他的感知力,不是武帝,也胜似武帝境了,所以司命宏光还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看在眼里。

    “砰!”

满桌的瓷器都被摔得粉碎,木屑纷飞中,一个气势可怖的中年人,挺着飞扬的乱发渡步行出家主阁,仰头望着苍天上的天日竟然觉得晕眩。

    一丝丝针扎般的苦涩在心海弥漫,牵引着十指,举到眼前摞成爪子。

    “贱婢,你为什么要和我作对,既然滚出司命家族,就该永远的沉沦!”

    他恨欲狂,双袖嘶啦一声,举直如剑,仰首咆哮:“我不服。”

    一只只飞过的鸟儿被滔天的音流震碎,稀缕缕的落到大地上,打出数之不尽的孔洞,震的司命王府,更像一个孤夜中的幽魂挣扎枷锁发出咆哮。

    一座座殿阁,并没有人继续回应司命宏光,不过感知如天的箫楠能够轻易看到双双惊恐的眼神,透过窗户,厌恶得望着司命宏光。

    很多女眷,衣着华贵之后,手腕之上,都留着可怖的鞭痕……    司命宏光丧失爱子后变得疯癫了。

    他竟然还看到,很多女眷都被绳索束缚着,禁锢在单独的房屋中不见天日。

    “这种人渣。”

司命宏光对娘亲的羞辱,令箫楠本就杀机四溢,此刻见到这般画面,更是动了绝杀之心:“此人留在人间必是祸害!”

    眼神猛得又变了,被一座暗门之后的地底世界的光影所惊,破烂陈旧的家具中,竟然落着木质轮椅,上面坐着个头发须白的枯瘦老人。

    他真的太苍老了,深陷的眼眸,都快被卧蚕挤得看不见光亮,没有火烛的世界,仅存的缕缕光芒,乃是外界透过石缝落进来,照出老人为毛毯所盖的双足之下的铁索,锈迹斑斑泛着古老的符文连接着地面。

    这锁链,竟然穿过老人的骨头,早就将他的身躯钉死在此地。

    他甚至都发觉,老人对膝下的知觉是不存在的,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有些吃力的抬起头来,露出张,泛着黑意的枯黄之颜。

    依稀,从那被岁月抹去的脸廓中,能够窥见过去的些许英资,年轻之时,也是个手掌乾坤的大人物。

    “宏光,你还不知错吗,骨肉相残,为权势所噬,必遭天谴。”

老人一张口,朝向院中之地,声音虽轻,却犹如惊雷响彻在少年灵海中。

    老人对司命宏光的称呼,以及年龄,都令他隐隐约约产生了一个荒唐的猜测。

    然而,也是最为真实的猜测:“他可能是!”

    “老家伙,闭嘴吧,我行事,又何需你多嘴,家主是我,就是祭了整个司命世家,你们又能奈我何?”

    司命宏光,森然的望了过去,似乎对此道声音极为厌恶,又透着丝复杂的情绪:“老匹夫,你快活了吧,现在你的外孙可出息了,荣归故里,十四岁成就绝世武王,横扫四合八荒无敌啊。”

    “我司命世家,在他眼前,连狗都不如!”

他大笑着伸起右手,小拇指指在鼻翼之上,歪着嘴,扭着脖子,状若恶魔:“就像这个,尘埃,渺小,微火,而他,乃是九天之光。”

    “他是太阳,九天至尊了,你知道吗,连帝霸城,不世圣地门阀都要跪迎他。”

    “大周帝国,那无上的王子,周恒意,都不如他,你现在可逞心如意了?”

    他一字一句道来,在院中打转着,声音却越发凄厉:“你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