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金粉 > 第511章 他的疑问

跑出两条街,他扭头看了看后面,凭杨琦他们是追不上他的了,但是后方却依旧有人遁着他的方向跟过来。

他不知道是谁,但是那身形太矫健了,他自己是行家,他知道,那人功夫绝对不会在他之下。

他仰头看了看面前的高墙,这是座大宅子的围墙,这满朝文武里,够资格建这么高墙的人家,屈指可数。而两条街之外的这样的人家,只有一家。

他掏出爪篱,轻巧攀了上去。

晏衡在半路追上了杨琦,经他们指引往裴寂逃走的方向追来。

但终究迟了一步,街头安安静静,已经没有了任何踪迹。

“世子!”

侍卫们全都跟上了。

晏衡攥着剑柄凝望了街头一阵,说道:“我还要去大理寺,你们回去先搜查他住处,有任何可疑之物都拿去县君,再埋伏在附近,防止他再倒回来取物。裴寂的画像,你们回去请县君画下来,我先处理完姜图这边再来找她。”

……

李南风抱膝坐在窗前锦榻上,看着月色一点点升空,又一点点下沉。

李勤还没有回来,她不知道晏衡那边怎么样?他来不来得及去裴家?就算来得及,他酣战完了姜图,又是否还有余力去追裴寂?

“姑娘,杨琦回来了。”梧桐进了门,指着院门口:“奴婢斗胆让他直接进后院了。”

李南风趿鞋下地,奔了出去。

杨琦立在门下,隔开三步远冲她躬身:“禀县君,裴寂方才已经逃走,这厮果然会武功,而且身手不错,且十分厉害机敏,估摸着也是察觉到不妥,所以立刻做准备潜逃。

“晏世子虽然来了,但还是来迟一步,如今裴寂已经不知去向!”

李南风立在月光下,静看了他有半晌,然后道:“城门防卫如何?”

……

两条街内有资格建这么高墙的,只有李家。

裴寂上的是李府西面的高墙,他知道太师府防卫森严,闯进来这几乎是羊入虎口。

他坐在屋顶上,屈膝看着这偌大个宅院,这当口,处处院落都是安静的,昏暗的。那些还亮着灯光的地方……

他目光落在正院东北角一座花木扶疏的院子上,起身轻挪了过去。

李南风让杨琦他们去堵他了,想必今夜里,她不见得能睡着吧。整个宅子若还有一处亮着灯,那便定然是她的住处了。

南风依旧没有睡意。

裴寂跑了,这似乎是在情理之中的事,他若没有这么机警,前世又如何会骗到她?

前尘往事都在她脑海里翻滚,使她这盛夏夜里,脚尖都有些发凉。

裴寂到了就近的屋顶,远远地望着开着的窗户内,抱膝而坐的那道影子。

少女下巴抵在屈起的膝盖上,披散的长发垂下来一把,发梢在身侧弯成一道弧。

她的脸只露出来半边,双手交握在脚脖处,赤着的双足与她的手一样,在灯下闪耀着玉脂一样的光泽。

看不到脸,于是也认不出来是不是她,只能从她的身量与头发来判断。

她萎靡的身姿,看起来好像有些难过。

裴寂手搭在膝盖上,瞥眼望着,心里又爱又恨。恨的是起初她那般热络地要留他在身边,那么像个老朋友一样的接近他关照他,如今一翻脸却又遣着侍卫堵他的去路。

而“爱”的是,她乍看到他时的热切的目光,让他总有种自己于她而言,是很重要的人的错觉。

他这一生,于身边那些人而言无疑是重要的。但那样的重要,又是因为他的身份。

从来没有人像她那样,毫无来由的,一片赤诚地对待他,哪怕,那股赤诚也只是维持了一段时间。

目光伫留片刻,他收身回来,遁原路退了回去。

他走的是寂静无人的路线,自然不敢靠近明显住着人,以及有护卫防护的去处。

他身后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他,他跟那座院子,注定不能离得太近。

……

这一夜西城的光辉却直到天亮还没散,乱党韩拓手下的重要将领,昔年曾经混入宁军意图策反的敌将,一手炮制了徐姚两家命案的凶犯姜图,终于在这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夜里闯入了靖王世子的恢恢罗网,继而连同整个贼窝也连锅端了,这不可谓不是爆炸般的消息。

早朝的时候文武百官都不由自主地挂上了轻松的笑容,皇帝上朝前去过大理寺一趟回来,也忍不住龙颜大悦,当廷狠赞了晏衡一通,才来提乱党的事。

李勤是天亮时分回来的,也口沫横飞地把晏衡的战绩狠吹了一把。

李南风听他说完来龙去脉,到了天亮后,杨琦又回来了一趟,把从裴寂处搜得的结果告诉给了她:“屋里最多的就是书,但都是常见的经史子集,也有几卷画,无非是春花秋月,落款是他自己的名字。其余没有别的可疑之物。书籍字画,属下都已经整理好了,等姑娘示下,就能搬进来。”

李南风其实也不对裴寂落下的东西抱有希望了,明显他就是个谨慎的人,既是带着包袱走了,那自然是要紧的东西全带走了。

城防已经封锁得严严实实,接下来如何追查他的去向,她心里已经有数。

“先找地方放着,等我回来再看。”

打发走了杨琦,她便把裴寂的画像给画了。

然后让梧桐递话给李勤,让他帮着上学堂告个假,她自己则出门往靖王府来。

晏衡在大理寺忙到天亮才离开,临行时他看到姜图瞪过来的目光阴冷又狠戾,也回了他一记更凌厉的冷眼。

姜图的确是个狠角色,昔年姚霑对他的赏识不会是没有来由的,这又使晏衡更为好奇,与他并称的其余三个韩拓的手下又是什么样的人物?以及,韩拓本身又是什么样?

这一夜他也没有合眼。

抓到姜图这份功绩,比起抓到林复和凶犯还要耀眼得多,这一昼夜他听了无数声赞赏肯定,也收到无数道钦羡崇拜的目光。

天亮时他洗完澡,看着架在桶沿上的伤腿,思绪又回到了裴寂身上。

抓姜图算是有准备,徐幽出现却是意料之外的,李南风竟会连夜让他去抓裴寂,这更是让他没能回过神来。

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裴寂为什么会武功?他跟姜图被抓之事有什么关系?带走徐幽,并有放火烧证据的人是不是他?

而李南风是怎么发现他的?她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让他去抓裴寂?

晏衡心里有太多疑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