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正文 第三千一百八十六章 斗剑
    曹操的牌面并不少,但是荀彧本着减少后勤线的压力,降低己方损失的想法还是选择了这种计划,毕竟比发展建设的话,荀彧这种内政大佬,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物。

    曹操很自然的采纳了荀彧的建议,准确的说,在荀彧没和曹操闹翻之前,荀彧的建议一般都会被采纳的,虽说采纳之后,都会随着战事的发展,最后因为曹操浪翻天而被迫变更计划。

    不过一般说来,任何战争的早期,曹操还是很乐意听从荀彧的建议的,至于战争的后期,那就要看形势了,形式如果大好,曹操立马就会被袁绍附体,然后浪翻天……

    当然除了后勤各方面的问题以外,荀彧选择这一方案也有一些其他的原因,比方说曹操麾下军团的成分实在是有些复杂,有刘备的人,有孙策的弟弟,有吕布那一派系,总之过于复杂。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高举汉室大旗,能将所有人团结起来,荀彧还是尽可能的选择保守手段逐步推进,在推进的过程中逐渐磨合,使之能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

    至于说扯后腿什么的,现在明摆着还处于做蛋糕的时候,而且比起孙策,曹操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没有什么不可替代性,没有碰曹操,只是为了维持诸夏一体的框架,避免给其他可团结的力量留下不好的印象。

    可曹操真要有其他的想法,那真就可以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因而在曹操和陈宫,司马懿这票子汇合之后,双方就很自然的开始了联谊,毕竟真要说的话,这群人之间,仇怨还是不小的。

    比方说作为曹操早期谋士的陈宫,在曹操屠徐州的时候,给曹操来了一个背刺,影响之大,看看现在的曹操就知道了。

    因而双方见面,哪怕是统合在汉室的大旗之下,可真要说没有一点芥蒂是不可能的,哪怕曹操在这一方面表现得非常豁达,陈宫对此也嗤之以鼻,曹操要真豁达,那就得等到他陈宫玩完的时候。

    不过双方确实是得联合起来,之前走喀布尔河谷,在开伯尔山口和贵霜来了一场混战,陈宫算是明白了,那地方自家怕是打不进去。

    至少光凭他手上这些顶级精锐是完全打不进去的,想要打进去的话,就必须要和曹操联手了。

    对此陈宫寻思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妥协了,反正也就是给汉室办事,又不是给你曹操办事,最多是到最后这片地方分封有你曹操一块,不过大体还是属于汉室的。

    有了这个思考之后,陈宫就带着呆滞的笑容开始敷衍曹操,配合什么的,没问题,陈宫可以干的非常漂亮,但其他时候,呵呵!

    “仲德,你又去找公台了?”荀彧看到程昱脱了上衫,露出一身跟猛将差不多的腱子肉,不由的叹了口气,很明显是谈话不能解决和陈宫的理念问题,程昱打算秀一下自己的肌肉。

    “和他谈谈而已。”程昱是铁杆曹党,而且和荀彧这种还有一些其他想法的智者不同,程昱对曹操认同度直接是爆表的。

    理论上来讲,智者到了这种程昱这个层次,基本已经不存在什么绝对的忠诚了,这些人都有自己的理念,自己的思考,自己的立场,一般都是极其认同某人的理念和心性,然后因为理想重合,这才显得非常的忠诚。

    实际上到了这个级别,谈忠诚,还不是谈理想,谈信念,到了这个水平,已经不光是君择臣了,臣子也有资格选择君主了。

    然而程昱属于那种理念和心性和曹操高度重合的那种,都是为了目标不择手段,相性近乎可以爆炸,因而程昱死忠曹操。

    这才是程昱在最近有闲时间和陈宫好好谈一谈的原因,毕竟真要说的话,陈宫是曹操麾下最早一批谋士,而且曹操能拿下兖州有很大一部分功劳是属于陈宫,因而早期陈宫备受信任。

    结果陈宫在发觉自己和曹操貌似有点合不来的时候,遇到了能谈拢的吕布,二话不说跳槽投吕布,更重要的是跳槽的时候顺手背刺了一下,曹操的势力差点彻底完蛋了,要不是程昱和荀彧一人守住了一片,兖州直接就全面易主了。

    对此程昱一直有些没想通,而这次终于逮住了机会,程昱打算和陈宫好好谈谈人生哲理。

    “你这样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公台的理念更飘一些,而你的理念太过现实,你们这样谈,只能变成仇人,仲德,收手吧。”荀彧轻声的劝服道,他就不信程昱不知道陈宫已经不可能劝回来了,都到了这种程度,杀了陈宫,陈宫都不会认错的。

    “仇人也没有什么影响,你我这种程度,不会因私废公,自然也不会下绊子,成仇人了也好。”程昱漠然的说道,荀彧一愣,这面色啥情况,故意去和陈宫结仇?

    “故意去和对方结仇?”荀彧试探性的询问道。

    程昱没有回答,但是荀彧依旧明白了程昱的想法,还真是去结仇的,这可真是没事挑事的节奏啊。

    “虽说陈公台乃是当世奇才,不会因私废公,仲德也没有必要真去得罪他啊,哪怕我们分立两方,在战场上有仇报仇,但是私底下还是能作为朋友的。”荀彧的态度很明确,充满了劝说的语气。

    程昱斜视了一眼荀彧,“要那么多朋友干什么?”

    “多个朋友多条路啊。”荀彧看着程昱说道,现在这么一个现状,程昱也没有做孤臣的意义啊。

    “文若,我不是要做孤臣,现在没这个意义,我儿子都敢娶贾文和那个老货的女儿,自然不是当孤臣了。”程昱很自然的解释道,有些话哪怕是荀彧不说,程昱也知道。

    “那你何必要和陈公台讨论这些没有意义,只会变成仇人的问题?”荀彧叹了口气,他有些闹不清程昱的脑回路。

    程昱的人缘很一般,在曹操麾下都有大堆敌人,可以说要不是程昱本身能力特别强,而且又特别受曹操倚重,早被人坑死了,对此荀彧一直觉得特别奇怪,程昱感觉就像是故意树敌一样。

    “为了到老的时候活的开心。”程昱理所当然的说道。

    “活的开心?”荀彧不解的看着程昱。

    “我每天不断的和人勾心斗角,保持着思维的思维的活跃,又努力的锻炼身体,就是为了活的更长久。”程昱平淡的说道,荀彧一挑眉,没弄明白程昱在说什么,跳跃性有些大。

    “等我活着活着,那些跟我有仇的在我寿命的后期都一个个入了土,这期间我能获得更多的快乐,自然会活的更久,然后看到更多的仇人先一步入了土。”程昱也是明白荀彧不懂自己再说什么,于是自顾自的解释了两句。

    荀彧嘴角抽搐,看向程昱,这解释,简直是太有道理了,为了老了的时候,活的更快乐,呵呵呵!

    “更重要的是,到了那个时候我肯定会去哭两下,你觉得他家人会是什么想法?”程昱一挑眉带着阴沉的笑容说道。

    荀彧嘴角抽搐,还能什么想法,当然是传言有假,我父,我祖和程老先生相识相知,所为仇怨不过笑言,看程老先生哭的这么伤心,那仇怨肯定是假的。

    简单来说,这就是三国演义诸葛亮哭周瑜的套路,让周瑜死都不得好死,其他人还会说程昱豁达,而默默地记死了的那位一笔小心眼,有什么比着更会玩的,没有了,绝对没有!

    “唉,这样的话,我就拦你了。”荀彧叹了口气说道。

    对于程昱这种做法,荀彧也不好说什么,而且对方说的这么有礼有节的,荀彧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了,完全没想到程昱这人居然有这么一个爱好,不过想想也挺带感,等老了老了,今天一个仇人死了,明天又一个仇人死了,心情不好才怪了。

    “开玩笑的,你居然当真了。”程昱爽朗的说道,穿了一身宽大的锦袍,外面罩了一层防风绸衣,将自己那身腱子肉彻底罩住。

    “……”荀彧无话可说,示意程昱还是继续去和陈宫交流,程昱到底是怎么想的,荀彧也不想研究了。

    出了营帐之后,程昱提着两把剑前去陈宫那边,这几日程昱算是和陈宫谈妥了,陈宫对荀彧,荀攸,杜畿等人都很客气,就是对程昱不爽,而程昱同样很不爽陈宫。

    双方聊天都带着火气,交流实在是太过艰难,但一想到之后还要有非常长的合作期,双方都特别难受,于是经过数日沟通,双方终于决定用武力进行交流,也就是斗剑,谁输了,谁以后在非正事的情况下,就要对对方言听计从。

    乍一听这个,好像对程昱特别有优势,但陈宫可不是普通的军师,陈宫属于能带兵的大将,也是真正能打的那种,只是以前穿的绸袍比较松,看不出来腱子肉,实际上惹毛了陈宫可也是能砍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