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舌尖上的神豪 > 第368章 勒是雾都
一直有个迷惑,山城和蜀都到底有什么区别?

看遍少数民族风情,来到山城,亲身体会一下直辖市的魅力。说实话蜀都能满足庄臣对一个城市所有渴望有山有水,有商业有美食,发达又传统,慵懒而休闲。

下飞机那种扑面而来的归属感,总会让自己有种半个当地人的错觉。

最新很火的嘻哈综艺,让庄臣也耳濡目染学会一句话这就是雾都!

第一站,坐坐那个曾经在《火锅英雄》里如飞鸟般划过江面的长江索道,对面是蓊蓊郁郁的南山,耳旁是老君洞的晨钟暮鼓,待到华灯初上,再回首眺望渝中的繁华,霓虹灯融在深深的夜色里,一天的繁华就落幕在你的身后。

身临其境终于明白在这座城市里,火锅的确是一种你没法逃离的生活选择。

阴沉的天空下,当潮湿的空气浑身疲软无力,一顿酣畅淋漓的火锅便足够让汗水带走你的疲惫。火锅店也像是雨后的蘑菇一样,散落在城市里各个充满湿气的角落马路边、梯坎上、天桥下,居民楼里,肮脏的菜市场门口和浑浊的江水边,甚至有可能就在江上。

所以无论雨后,夏夜,或者烈日炎炎的正午,无论店面有多么偏僻破落,总会有那么一群人无怨无悔地坐在火锅边挥汗如雨、高声谈笑。好的火锅馆子往往油腻,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就在跨进火锅店大门的那一刻,一股热气裹挟着牛油的浓香扑面而来,在面门上蒸起一层薄薄的水汽。小心翼翼地踩过滑腻的地面,一边躲避杂乱横陈于地的绿色啤酒瓶、一边走到店面深处,挑一条长凳坐下。

神情倨傲的店小妹,举重若轻地端来一口铸铁大锅,内里填满早已凝成红白块状的红汤锅底。啪的一声点燃气灶,蓝色的火苗猛地窜了上来,凝结的锅底在高温中慢慢化作一锅沸腾的赤红汤水。

与此同时,店小妹将调味盐、味精、醋、香油碟和新鲜剁成的蒜泥排在桌边,桌旁诸人一边说笑,一边相互传递取用,其中一人低头在薄薄的菜单上照例地勾画出例如鲜毛肚、武昌鱼、老肉片、午餐肉、鸭肠、豆皮、荷心等经典菜品。

端菜上桌,先将荤菜围着火锅排列一圈,再将素菜置于桌旁菜架上,最后叮叮咚咚地拖来几件啤酒。这时桌旁诸人纷纷笑逐颜开,抬手执筷向锅中伸去,在蒸腾的水雾气中大汗淋漓,一个山城人的夜晚这才宣告开始。

吃火锅这件事,对于当地人有种非常强烈的仪式感。其他地区火锅不过是对各种汤水煮菜的饮食方式的统称。但是在这里,它从来都只意味着一种来自辣椒、花椒与牛油的神秘召唤。

火锅里下黄鳝、猪脑、毛肚、酥肉。一场成功的火锅,绝不会是一人独吃,也不会是两人对吃,而往往是4-8人围坐一桌,挽起袖子露出赤膊,在高声喧哗中拉开帷幕。

这样的邀约通常发生在下午,或者因为天气沉闷,或者因为闲极无聊,或者因为友人相聚,或者因为无处可去。邀约者往往以一声清脆的走字开头,并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

受邀约者若回以心领神会的表情,则双方默认达成合意,邀约者随即颔首曰吃火锅。受邀约者便落落起身,同时口中答道走走走。

酒足饭饱溜溜食,随便找个资深导游,带着四处转转。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同样也散发着它独有的魅力。街头巷弄中随处可见的民态民生,一张张留给时代的证明与纪念。那些回不去的旧时光,满满的都是回忆。

来到十八梯,渝中半岛的一条街,号称最能象征着真正的山城。尽管如今十八梯也逃不过城市建设的脚步,已经完全消失,但依然无法将其忽略,因为若想要领略真山城、老重庆,这里才是最好的教科书。

两边居住着普通老百姓,街上散发着浓浓的市井气息。掏耳朵的、修脚的、做木工的、做裁缝的、卖烧饼的、卖针线、打麻将的,不加掩饰地呈现在眼前。

其实山城分上半城和下半城,十八梯是从山顶通到山脚的一条老街道。这条老街道全部由石阶铺成,把山顶的繁华商业区和山下江边的老城区连起来。

大概是在明朝的时候,这里本来有口水井,附近的居民都吃这口井里的水,这口水井距离居民的住处正好十八步石梯,因此人们把这里称作十八梯。

站在解放碑面前,这里曾经经受过长达六年多的狂轰滥炸,其地域之广泛、轰炸之频繁、死伤之惨重、罄竹难书。在如此灾难下,民众绝不向苦难低头的坚毅决心,令世界动容。

如今的解放碑已然淹没于高楼林立中,显得十分矮小。但是在它周围发展起来的商业和娱乐中心地带却成为城市经济心脏,其知名度与地位在重庆乃至整个西南范围内毋庸置疑。

除了美食,还有一个让庄臣感兴趣的东西,就是传说中的棒棒。

此地两江交融中依山而建,不仅穿街走巷还需爬坡上坎,所以产生一个特殊群体,人人手中持有一根棒棒,他们被称为棒棒。

他们用汗水与肩上的挑棒记录下山城发展的历程据考证,由于山高坡陡,19世纪末就开始有棒棒,甚至形成颇具规模的局号。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本地行业大佬退出江湖时,会将入行时用过的扁担、绳子、木杵、垫肩供奉在祠堂神龛上,让其享受子孙后代的膜拜。

抗战初期发生在川江上的敦刻尔顿大撤退,正是成千上万的棒棒冒着狂轰滥炸,肩挑背磨,与民生公司的船队一起,完成民族工业在战火中重生的这次壮举。

货主在前面打甩手,棒棒扛起货物紧相随,重庆人不怕棒棒把东西拐走,大多诚实可信,有自己的职业道德。他们从农村到城市干活,靠的是自己的双手、一根棒棒和一对肩膀。他们的辛勤劳动为千家万户提供方便。

出门就爬坡,下船即上坎,搬运东西成为难题。当地人于是习惯这样一种生活方式——大到买家具电器,小到买几斤肉,如果不想自己动手,叫一声棒棒,即有人应声而到。

可惜曾经红火的山城棒棒军如今正逐渐消逝随着社会的发展,城市物流配送快递等服务行业的兴起压缩生存空间,就业途径的多元化让越来越多年轻人不愿追随上一辈的脚步。

不远的将来,他们也许将不再是进城农民谋生的一种手段,而将演变成为一种景观式的职业,并且正在逐步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