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位面超级替身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野猪林救林冲
    苏山可不管对方是什么臣,就算是忠臣,得罪了苏山也得吃不了兜着走,此刻高俅看着自己的继子惨死的模样气得心口疼,要知道他自己本无后人,这继子还是好不容易得到的,平时都当成宝一般看待,现在脖子转了三圈半在后面看着人,满脸惊恐双眼如同看到魔鬼一般死不瞑目,高俅喘息了一阵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死在林家,还有别人的丫环都被杀了?”

    跟着去的一名随从跪在地上急忙说道:

    “启禀老爷,上次岳庙赶集,衙内见过林冲娘子便日夜惦念,这才会不断给老爷说林冲坏话,林冲刚被发配,衙内便打算强行强了林家娘子;

    当时我们在门外看守,这丫环阻止衙内便被衙内杀了,然后的事情我们便不知道,在听到响动后我们进去一瞧,衙内就被人给杀了。”

    高俅眼中厉光一闪对站在身边的陆谦点点头,陆谦一箭步到了随从身边,手中压日宝刀嗤啦一声便将几名随从的脑袋砍了下来,砍了这些人的脑袋,陆谦直接对门外的士兵招了招手,士兵们便将尸体拖出迅速擦干净地上。

    高俅沉吟了一阵问道:

    “陆谦,你看杀我儿的人可能是谁?”

    陆谦皱眉说道:

    “从手法上看,此人力大无比,一掌便击碎了衙内头骨不说,还能拧断颈椎转动几圈,可见此人杀人如麻手段凶残;

    但是要从这一掌辨别是谁却极为困难,因为江湖之中能做到这一点的并不在少数,不过对方会赶在衙内欲行不轨之时赶到林家,必定是和林家或者张教头家有着莫大关联,或许我们可以从这几方面入手调查。”

    高俅走到高衙内尸体之前,他用手不断抹着高衙内的眼帘,看到对方无论如何也闭不上眼睛,高俅眼中带着无名煞气说道:

    “嗯......一定要调查清楚,你秘密调查一下有关这方面的高人,然后禀报于我,还有就是务必让林冲死掉,老夫不想听到此人的存在。”

    陆谦点头道:

    “是,这人带走了林娘子,莫非他和张家关系不错,我连夜去张家探查一下,明日便去江湖之中打探消息。”

    高俅挥了挥手示意陆谦离开,等大厅中没了旁人,高俅跌坐在地上喃喃说道:

    “我再有钱有权又如何?没人继承就是暴殄天物。”

    高俅此刻还不知道,在他书房后的密室中,苏山正在收刮着高俅的财富,这家伙也算够贪婪的,密室之中至少有三十万两白银和数百万贯铜钱,黄金万两珠宝无数,还有各种字画古董堆积着。

    苏山一口气扫荡所有的宝物钱财,当他收到最后一处时看到一个檀香木盒,他打开一瞧居然是一卷记录着向他送钱的人员名单。

    苏山顺手带走,扫视了一下确认没了其它东西,他才离开密室一溜烟回到菜园,见了张贞娘,交代一声两人便连夜离了汴京往北而行。

    百里之外长垣郊外一个偏僻小村落里,这里人烟稀少,苏山在村外买了一个小院,让贞娘暂时安顿着,他便继续向北,在半日后他便追上了被押解的林冲等人,不过他却只是暗中观察并没有出手搭救,因为他可知道若不是林冲被逼得走投无路,这家伙根本不会逃不会反叛朝廷。

    苏山替身了鲁达,如果干耗下去,不知宋江那个撅屁股蚂蚁多久才会死掉,他可不想如此浪费时间去获取更好的任务完成度,他的理想是逼死对方或者利用其它手段让宋江玩完,林冲会上梁山,苏山便准备让他当一次好好的棋子用一下。

    一路紧随林冲,对方歇息他歇息,对方吃饭他吃饭,徒步而行数天之后,苏山看见前方有一密林,而密林前一块石碑上写着野猪林三个大字,他心中一动从林边绕了过去,到了树林中一看,此时林冲戴着枷锁靠在一棵大树上休息,而两名解差正在喝水。

    过了一阵,两名解差看到林冲已经熟睡,两人对视一眼便从包裹中抽出一条铁链缓缓走到林冲两侧然后便迅速将铁链死死捆住林冲。

    “你们要干嘛?”

    林冲从睡梦中惊醒盯着解差大吼着,其中一人将铁链锁死后看着挣扎中的林冲说道:

    “林教头,对不起了,太尉有交代,最好是让你死无全尸死无对证,这野猪林野猪出没,杀了你最多半天就剩下一些骨头了,你就好好去吧,别挣扎了,乖,听话才是好孩子哦......”

    说着此人手中抽出腰刀呼啦一下便砍向林冲脖子,可就在此时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如同炮弹一般打在刀刃上,只听叮当一声此人手中腰刀飞走,一个虎口完全被撕裂开血流不止,他惊惧地看着从旁边树上跳下的一名短发壮汉叫道:

    “英雄,我们只是解差没有银两的。”

    林冲却认出了这是鲁智深,他愕然叫道:

    “哥哥,你怎么来了?”

    苏山对林冲点了点头手中疯魔杖一挥打翻两名解差,棒子一举就要毙了这两个人。

    “哥哥住手,他们可是官差打杀不得?”

    林冲的叫声让苏山彻底无语了,他回头看着林冲说道:

    “我说你个酸老弟,这俩家伙要杀你呢,要不是我沿途一路暗中保护,你现在就要喂野猪了,就如他们说的,这野猪林野猪众多,杀了他们半天就剩下一些骨头,你何必说杀得杀不得,杀了他们我们兄弟便落草为寇如何?”

    林冲急忙摇头道:

    “哥哥莫冲动,他们也只是奉命行事,我这不是没事么?待充军过后我便可得自由身,何须为他们成为山匪盗贼?”

    “唉......”

    苏山一声叹息瞪着两名解差吼道:

    “快解开锁链枷锁,好好给我兄弟疗伤,这一路你们给我背着他走,不让爷的疯魔杖就要毙了你们。”

    两名解差急忙解开锁链枷锁,苏山一瞧林冲的样子,双手双脚被锁住之处早已经溃烂,林冲看到苏山皱眉的样子也只能苦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