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之最强主宰 > 第431章 演戏

剑光、拳影,由快到慢,缓缓重叠!

剑气、拳劲,轰然相撞!

咔嚓!

一道闪电骤然亮起,照亮了众人的视野,一道道劲风、剑气如蛟龙般四溢。

两道身影已经快到了肉眼近乎难见的程度,地面不断留下道道痕迹,轰鸣的声响,隐隐和雷声相互重叠!

这时,一道剑光乍然亮起,宛如天外青冥,来无影,去无踪美妙的难以形容。

一剑乍现,所有人都为之怔住,江芷薇双眼更是亮了起来。

这种级别的剑法,让她不禁生出了一较高低的想法,这种层次的剑招,已经是斩的是道,悟的是理。

“啊!”

多儿察的惨叫声响起,宛如闷雷。

随着惨叫声,狂风平地而起,环绕在多儿察身周,而他的左手,正牢牢的抓着林夕掌中的长剑,鲜血横流,剑尖已经没入了他的左眼之中,只要再进一点,便会贯穿他的头。

“该死!”

多儿察右掌猛然一挥,搭在了雪白的剑身上,长剑陡然弯起,却不见一丝裂痕。

这柄剑乃是采用道剑气机凝练而成,非彼岸强者不可破,其实区区一个半步外景的武者可以折断?

不过也正是这一掌,长剑从他的眼中弹出,带出一颗血淋淋的眼珠!

“我要杀了你!”多儿察扬声怒吼,左手内气环绕,死死抓住长剑,一掌拍向林夕胸口!

刺啦!

环绕在林夕体表的罡气,瞬息将多儿察的小拇指绞碎,血流如注。同时林夕瞬息抽剑而退,直接将他半个左手削了下来!

剧烈的疼痛席卷他的全身,此刻多儿察宛如疯魔,一个跨步上前,想要再度出掌,将林夕毙于掌下!

林夕脚尖轻点,如同鬼魅般避开这一掌,转身间又是一剑递了出去!

这一剑,寻常无比,却又充满凛冽的杀机!

去势不可阻挡,轻易的便穿透了多儿察的臂膀。

一剑得利,林夕直接欺身而上,掌中太极八卦图显化,直接印在了多儿察的胸口!

噗呲!

多儿察就像是被卡车撞了一般,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到在地,砸出一片血水!

“你败了!”林夕没有再上前,而立立身在一株青草上,提剑平淡的看着多儿察。

林夕现在很纠结,想要上前杀了多儿察,可又因为孟奇的缘故,怕他得不到传承,不禁迟疑了起来。

就在这迟疑的时刻,多儿察那仅剩的一只眼阴冷的看了眼林夕,随后转身破空离去。

他现在恨不得吃了林夕的肉,扒了他的皮。

但却知道他不是对手,除非将他体表那古怪的罡气破去,不凡根本不能伤到他。

特别是心寂还在一旁,只能先行离开,重新寻找机会!

在他离开的刹那,铁甲兵也纷纷退去。

林夕看着那退去的多儿察,眼睛不禁一眯,内力运转下,直接逼出一口鲜血,猛然倒在地上,脸色也瞬息白了起来。

“林兄...”

“林施主...”

在倒地的刹那,众人不禁有些担忧,纷纷开口。

“多儿察虽然伤重,但他却有着一种秘法,在稳住伤势后,必定会卷土重来,各位不如就此退去吧。”心寂扶起林夕,沉声说道。

就此散去?开什么玩笑!

任务还没完成呢!

孟奇望了眼林夕,随后正气凛然地站了出来:“方丈大师,可当我等是贪生怕死之徒?”

“阿弥陀佛,老衲不是这个意思,几位施主都有伤在身.....”心寂依然要劝众人离开,但他不可能明说少林已经决定放弃这片基业,再是守卫也无用,那样很容易被朵儿察知道,强撑住伤势进攻,让僧众们来不及撤离。

谁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奸细!

“方丈大师,莫非你嫌弃我等受伤无用?”林夕杵着长剑摇摇晃晃的开口,煞白的脸上满是坚定。

听到孟奇和林夕一唱一和的话语,自承武林正道的众僧自然不会光明正大地说确实无用,支支吾吾,竟无人回答。

“老衲重伤未愈,林施主亦是如此,而朵儿察却可以很快的恢复过来,此战实在希望渺茫,诸位施主非我少林弟子,为何要挥霍性命,留守少林,做这玉石共焚之事?

哪怕少林之中,有这等决心之僧人,也是少之又少,因为实在毫无意义,恐怕只有老衲等行将圆寂之辈,才会舍得这具臭皮囊。诸位施主何不留住有用之身,以待来时?”

心寂就差直说只有老衲要死守少林,别人都可能逃离,你们这群毫不相关的陌生人逞什么英雄,发什么疯?

这时,孟奇上前一步,双手合十,宝相庄严地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死有轻于鸿毛,亦有重于泰山,我等舍生取义,正在今日!”

包括心寂在内,所有僧人都听得目瞪口呆,他们还从未见过这种一门心思要为了救人而牺牲自身的人!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想被救啊!

林夕眼角抽了抽,装作体力不支,向下倒去的时候,孟奇见状快步上前,连忙扶住:“林兄,你没事吧?”

“没事,还死不了!”林夕靠在孟奇身上说完,接着传音道:“干净忽悠,再不进去,我可就真的受伤了,到时候绝对拦不下多儿察。”

孟奇一阵暴汗,感情这是在演戏,亏得老子还一阵担心。

不过孟奇也知道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一扬脖子,做出义薄云天之状:“今日之事,不是少林要不要救的问题,而是我等要向天下苍生昭示,这世上还有慷慨赴死之人!”

一众轮回者目瞪口呆,呆愣愣的看着孟奇自由发挥,江芷薇更是差点笑出了声。

心寂沉默半响,叹了口气道:“林施主伤势沉重,此时下山怕也难以突破铁甲兵的封锁,还是入寺以待时机吧,德空,速去取小还丹给几位施主。”

“几位施主,入寺之后,烦请你们镇守后山,以防蛮族高手攀崖而入。”德空说着,众人安排在了基本不会有谁来进攻的清净后山,也避开了寺内撤离的密道。

“多谢方丈大师。”

孟奇悄然吐气,林夕也吐了口气,差点就搅乱局势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