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藏轮回 > 第0359章 赌约!还差十颗人头
    桃夭的术直接锁死了紫衣修士。

    葬神之力,洞穿全身。

    在临死的一瞬间,紫衣修士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仿制的桃夭,竟然能杀死他这样一个复生傀儡?

    不可相信,但是不得不信。

    紫色的血液,从他的身上汩汩而流。紫衣修士不甘,但是他双目中的火焰,正在一点点地熄灭。

    桃夭的枯枝,还在生长。

    紫衣修士已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他目视苏墨、桃夭,眼中充满恨意:“神,会让我重生!我,会杀死你们!”

    那一句话,充满了不甘之念,充满了诅咒的味道。

    可是,临死前的恨,并不能杀敌。

    紫衣的修士话,只能让苏墨报以冷笑。但是,苏墨在心中也有疑问:神是什么?是紫衣修士口中的神,制作了这些傀儡吗?

    轰——哗——

    紫衣修士的紫色血液貌似被桃夭的枯枝吸干了。其枯枝上泛出紫金色的光芒,而紫衣修士的尸身瞬间分裂。

    那一刻,他便似陶瓷一般,破碎。

    哗——

    全场哗然。

    不死国的修士,脸色死灰。

    北寒城诸修则是长出了一口气。

    而再看方才还在和慕王、生死人傀儡战斗的荒魂兽傀儡,猛地立在虚空。它乃是一头傀儡兽,它的双目貌似玉石打磨而成。

    那不是真正的眼睛,但是似乎在那双目里也透着一股茫然。紫衣修士死了,他与荒魂兽的联系自然也就断了。

    而那尊荒魂兽自然成了无主之物。

    苏墨的心念一动。

    慕王傀儡与生死人傀儡都没有再进攻。他们只是把荒魂兽傀儡夹在中间。那可是一尊葬神后期的傀儡,苏墨自然不能让其旁落。

    苏墨一挥手,破布袋祭在虚空。

    呼——

    袋口张开,那荒魂兽傀儡瞬间变小,直接被其收取。

    不死国的诸多长老、郡王愣愣地看着那一幕,一时间竟然无可适从。因为,第三阵无尸宗会败并不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秦羽翼脸色阴沉,东方复也是面色死灰。其它长老、四大郡国的国主都面面相觑。

    无尸宗的人竟然败了!

    这,怎么可能?

    在不死国长老们的眼中,无尸宗那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此时,苏墨一招手。

    慕王、桃夭、生死人三大傀儡,瞬间回到苏墨身上,然后苏墨冲不死国的方向冷然道:“第三阵,北寒城胜!”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

    “第三阵,北寒城胜!”苏墨又说了一遍。

    “呵呵!”北寒城一方,关熊惨白着脸冷笑。其它几位除了还没有苏醒的陈剑锋,也都是冷眼观望。

    而此时,秦羽翼忙向方正使了一个眼色。

    方正会意飘身落在天语广场上,故作从容地“哈哈”一笑。

    “恭喜北寒城诸位道友,三场比斗,贵城两胜一负。我不死国甘拜下风,在下佩服!佩服!哈哈!”

    方正笑得尴尬。

    苏墨没有言语,听他继续说。

    方正本指望苏墨搭两句话,没想到苏墨就站在那里不说话。

    他被秦羽翼推到了台面,只能继续说道:“此前约定,咱们三局两胜,各有赌注。如今,北寒城已经得胜。我不死国定然会话付前言,送上三件葬神级神兵。”

    三件葬神级神兵,对于北寒城来说或许没什么,但是对于不死国来说,绝对算的上镇国之宝。

    哪怕一件葬神初期的神兵,也不是不死修士能随便拿出来的。应该说,当初不死国定下的赌约还是颇为诚意的。

    他们只要道歉和墨泽异宝。可惜,如今一样都不需要了。

    三件葬神级神兵!

    天语广场上瞬间便有了喧哗之声,毕竟很多不死国的修士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那样的异宝,而这一次便输了三件。

    不死国的一切决定,都源自长老会。

    所以,一些普通修士压根就不知道一切内幕。如今,听说真要赔三件葬神神兵,不由得心中叫痛。

    只不过,敢怒不敢言。

    而且,方才苏墨连灭杀两尊不死境大圆满,看样子不给也是不行的。除非,不死国的两尊葬神老祖出手,否则没有人能够压制苏墨。

    “哈哈哈!”此时,秦羽翼大笑数声,“方长老所言没错。三件葬神级神兵,我们稍后便会送到。诸位北寒城道友,还请到天语殿一叙。”

    秦羽翼乃是不死国的第一长老,一言九鼎。

    他这一笑瞬间压制了不死国的喧哗之声,同时也表明了不死国的最后态度。

    以和为贵,息事宁人!三场比斗,他已经充分看出来,北寒城绝对不是不死国能够触碰的存在。

    即使天云宫与东方一族的两位葬神老祖出手,也绝对不是北寒城的对手。尤其是最后紫衣修士的落败,对他的冲击力太大了。

    在他看来,那至少说明在不死境这个层面上,无尸宗不如北寒城。

    而且,紫衣修士与苏墨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却懵懵懂懂。紫衣修士要得很显然和不死国要的不是一个东西。

    不死国在被利用,他之前便被知道。

    只不过,他如今感觉不死国或许站错了队。秦羽翼明白,无尸宗若是不能给不死国撑腰,他们唯有妥协,退让。

    三件葬神神兵与整个不死国相比,又算什么?

    所以,秦羽翼站出来说话了。从某种程度上说,他的话可以代表整个不死王朝的态度和意志。

    可是,秦羽翼的话说完,北寒城的人还是没人说话。

    陈剑锋昏迷不能说话,白月升、公羊青、公羊康、符老这四位压根就不打算说话,关熊看着苏墨。

    因为,最后是苏墨站在台上。

    而苏墨其实在等关熊说话,因为毕竟这是一场以北寒城为名义的比斗,关熊不是挂着北寒城副使的名头吗?

    所以,一时间,无人应答。

    其实,也就是一个瞬间。

    但是,这个瞬间让不死国的修士感觉极为压抑。那仿佛北寒城故意在施压。整个天语广场,鸦雀无声。

    方正脸色尴尬,秦羽翼面色极为凝重。

    苏墨回头看了看关熊。

    那眼神的意思很明显:死胖子,你是北寒城副使,也没死,你倒是说话呀!

    而关熊微微一愣,旋即回复眼神:你在台上,那就说呗!我的神魂,都受损了,你居然还让我劳神伤神?

    眼神归眼神,关熊还是感觉很多话,自己说更合适。

    于是,关熊强打精神,小眼睛微微一眯:“方长老,如果关某没有记错。当日,你下战书时,我说的清楚,北寒城若是胜了,我要你不死国十一颗人头。可,如今还差十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