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福星高兆 > 731 抢孩子

到了大门口,看见一辆马车,旁边站着俩人正说话,看见有人出来,走过来。

“姐,姐夫。”

是庆王爷,另一个是世子陈著,陈著给公主驸马请安行礼,庆王爷掀开车帘,扶庆王妃下马车。

“怎么不进去?”公主问道。

“也刚到,就不进去了。”

姚师傅带着护卫马车旁候着,共三辆马车,公主驸马一辆,吴长远一辆,高兆夫妻一辆。

杨书桃和孩子们和众人告别,在门口看着马车远去。

吴丹一眼里有泪,吴琼紧紧拉着妹妹,安慰道:“明年祖父祖母就回来了,还有爹爹二叔二婶。”

吴芝进对母亲说道:“娘,等我长大了,带弟弟妹妹回祖宅,给祖先磕头。”

杨书桃点点头,吴琼走过去,宋妈妈搀着大奶奶。

“书娘。”

杨书桃回头一看,看见娘家母亲走过来。

“我躲一边看着你婆婆她们走了,才过来。”

“外祖母。”三个孩子给杨太太行礼。

“乖。”

杨书桃知道母亲不放心,亲自赶过来,又不敢出面耽误公主的事,才躲一边。

“辛苦娘了。”

“进去说话吧,早上凉,别门口站着。”

杨太太说完牵着吴丹一,几人进了府。

高兆他们很快到了西海码头,一下车,好多人呀。

首先看到的是高家一大帮。

吴驸马微笑走过去,“亲家,辛苦亲家。”

高文林迎上去,拱手道:“辛苦驸马,小儿就拜托驸马了。”

平武公主伸手扶起要给她行礼的江氏,江氏身后还有一堆人。

抱着高天意的高翠,高兴哥俩,和巧云,跟着江氏一起给公主行礼。

“都是自家人,就别客气了。”

“多谢公主。”

高兆走过来叫了母亲和大姑,弟弟妹妹叫了大姐。

她眼神瞄见鲁国公也来了,对着他们挥手,一脸的笑眯眯。

还听到一个声音叫表婶表婶,扭头一看是贾西贝和王锦州。他们旁边有玉青瓦吴迎春梁梅雪严芹,这几个没去公主府给他送行,全等着今天哪。

高兆跟母亲说了一下,就走过去,说道:“你们都来啦。”

“对呀对呀,那天我没有跟你说,就想给你的惊喜,我们约好了一起到这来送你。”

“多谢,等我回来给你们带好东西。”

到处许愿的高兆又许了一遍。

贾宏光带着长子也来了,走过去跟吴驸马说话。

不远处又走过来一对,高兆一看是六皇子和霍英桂,这俩人这么友好了?

六皇子他们首先给公主驸马见礼,然后霍英桂去了高兆那边。

“多谢冰柜送我的礼物。”

“不用客气,你喜欢就好,等你回来一定要给我们说南边儿的事情。”

“没问题。”

贾西贝走过来搂着高兆的脖子凑到耳边说道:“表婶,你在写一本话本子,就写锦画奇缘的后传,写顾娘子的儿女们。”

高兆也小声说道:“那你来写好了,等我回来好好欣赏欣赏。”

贾西贝咯咯的笑,转身从王荆州手上拿出一摞话本子,“瞧,表婶,还是我对你好吧,这是给你路上看的。”

高兆一下想起,怎么把这个忘记了,船上多无聊呀,看话本子才能打发时间。

“还是贾侄女想的周到。”

严芹也捧着一大摞,凑过来说:“还有我,我也准备了好多,有最新的山鬼转,写鬼故事的那人写的。”

高兆没空这会问是哪个人,香兰接过话本子,替二奶奶感谢严娘子。

梁梅雪送了个红包,吴迎春给高兆一个马鞭,玉青瓦也是一个红包。

几人都说了祝福语。

船已经靠岸,木板搭好,告别的人彼此说完话。

江氏是仔细祝福女儿要好好服侍婆婆和女婿,高翠眼里是泪,高兆走过去给父亲福身一礼。

高文林重重点头,说了句路上照顾好自己。

阳荣说大姐一路顺风,巧云说大姐再见。

天意抱着高翠的脖子困的眼睛睁不开。

庆王爷前面带路,上了船,等人全部上去,他和吴驸马来个拥抱,对公主说路上好好玩,给吴长远说照顾好父亲母亲,给吴长亮说同样的话,对高兆说回来一定要把路上的见闻告诉他。

然后给了大家一个飞吻,跳上木板。

船慢慢开了,高兆踮着脚尖手拉着吴长亮使劲看岸上的娘家人,父亲抱着天意,母亲在擦泪,大姑在捂嘴,阳荣使劲挥手,巧云稳稳的挥手,手里拿着帕子。

突然,她看见鲁国公去抱天意,就听到天意的大哭声,拍打鲁国公的肩,父亲急忙把天意抱过去交给母亲。

“哎呀!我弟弟认生。”

高兆赶紧给公婆解释,就算弟弟小的不到一岁,也不能拍打鲁国公呀。

吴驸马对着公主笑道:“我看到鲁国公突然从高亲家手里抢过天意,这是把孩子吓着了。”

平武公主不悦道:“他也真是的,孩子小,又没见过他,哪能如此抱孩子?乱来一气。”

公婆这样一说,高兆放了心,就怕公婆认为娘家不会教孩子。

船走远了,岸上的人看不见了,吴驸马说道:“进去吧。”

蒋嬷嬷和温妈妈前面带路,她们知道房间的安排。

船有二层,主人四人都住二层,下人住一层,底层是护卫和船员,还有乔大带的几人。

高兆让高兴荣先等着,她和二爷还有吴长远先送公主驸马进船舱,是一间很大的房间,分成里外两间。

进去后,公主说道:“你们也去吧。”

“是。”

都行礼告退。

温妈妈先带吴长远去了隔壁他的房间,走过去是高兆夫妻的。

进去后也是两间,外面有桌椅,还有书柜。

里屋有个架子床,高兆看看吴长亮,这回没法分房睡了。

除了架子床还有两个方椅,案桌,难道还要在船上练字?

然后高兆出去,看温妈妈带着高兴荣去了和他们隔了两个房间,进去同样的里外两间。

“大姐,好大的船,我头一回坐船哪。”

“那你要小心了,很多人第一次坐船都会坐船。”

“我不晕。”

刚说完,高兴荣就呕了一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福星高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