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氪金武道 > 第362章 日月花
    “李凯他......”嬴昀心底狠狠一抽搐,这天阴风煞实在是太可怕了。

    其余众人脸色也是瞬间煞白,虽然他们知道天阴风煞的厉害,可没想到仅仅只是触碰一下,连李凯这种实力,竟然连坚持半秒钟时间都做不到。

    在场众人当中除了嬴昀等寥寥数人,没有人敢说自己能够稳赢李凯,也就是说换做是他们只要触碰到天阴风煞那就必死无疑。

    气氛前所未有的压抑。

    怎么办?

    所有人心中都在想着这个问题,嬴昀面色阴沉,现在情况很明了,那天阴风煞根本不能碰触,碰触就是死路一条。

    想要通过这里在他看来只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就是凭借绝对的速度,如果速度够快,按理来说是能够在那些黑色气流袭来之前,快速穿过天阴风煞区。只是在众人当中李凯已经是以速度见长的高手,其他就算有比他快的强者,快得也有限。嬴昀没有这个自信。

    第二种办法就是彻底摸清天阴风煞运行的轨迹,只是这样一来势必要死很多人。

    或许可以借用那人的力量。

    嬴昀如此想着,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双眼瞳孔猛地一阵收缩。

    一道青色身影如同一阵清风,快速朝上飞去,每当后继无力时,都会提前射出一柄匕首,钉入冰墙,以此借力,继续向上。眨眼间,竟然已经到了天阴风煞区前,而且还在继续向上,不是宁休,又是何人。

    “天啊,这人竟然不准备减速!”

    “这是打算要直接穿过天阴风煞区了吗?!”

    ......

    七皇子一行人看到宁休疯狂的举动,纷纷惊叹道。

    这天阴风煞区所刮的天阴风煞沿着特定的轨迹,宁休从老青王口中早就得知了此处的秘密,甚至亲眼见过了天阴风煞。

    对于穿过这个这里,宁休有绝对的信心。

    他幻魔身法施展开来,身化七个幻影,快速冲入天阴风煞区域。

    恐怖的黑色气流袭来,瞬间将他数个幻影吞噬。

    一个、两个、三个......

    很快第六个幻影也被天阴风煞吞噬,可是最后一个身影已然穿过了天阴风煞区域,眨眼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嬴昀与身旁那名龙卫军强者相识一眼,二人都微微点头。显然都是从刚才宁休前进的路线,看出了一些天阴风煞流动的轨迹。

    “我先来。”

    中年男子脸色肃然,化作一道流光朝崖顶飞去。别看这人一脸壮汉模样,可身法却是极为灵动,在黑色气流中,灵巧地连续闪躲。

    眼看就要冲出死亡禁区,正要松一口气时,他忽然感觉到右脚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低头看了一眼,瞳孔猛地一阵收缩,脸色大变。

    只见一缕极为稀薄的天阴风煞缠绕在他右脚上,他的右脚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上扩张,所过尽皆化作齑粉。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小腿部分已经化作齑粉。

    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抬起手刀直接斩在自己腰部!

    腰部以下部分直接从空中坠落,落到死亡禁区,瞬间被天阴风煞侵蚀,化作尘埃,随风飘逝。

    不过总算活了下来。

    中年男子低头看着下方黑色的死亡禁区,脸上没有丝毫血色,断掉的肢体虽然已经开始缓慢长出,可回想起刚才那一幕,还是后怕不已。

    有了两次成功经验,嬴昀终于看清楚了最为安全行进路线,再加上他那不俗的修为,总算有惊无险渡过死亡禁区。

    他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崖顶,脸色阴沉的可怕。

    “我看上的东西,谁也不能抢走!”

    ......

    所有攀爬冰剑崖的人,都总在幻想着,跨越那道冰崖之后将会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虽然早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可当实际看到时,宁休眼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他的脸被远处的火光照的一片通红,往前跨出一步,冰冷刺骨的寒风变成滚滚热浪,吹得青衫猎猎作响,天地间尽是火焰燃烧的声音。

    他站在山巅向下望去,只有无边无际的岩浆火海。

    寒冰世界的另一头,是烈焰的地狱。

    那恐怖的温度,即便隔了上千米的距离,宁休依然能够感觉得到。

    他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冰剑崖顶并不大,宁休很快找到了此行的目标。

    在冰剑崖的顶端,一株的雪白色的花骨朵迎着寒风巍然屹立,含苞待放。

    “还是没有开放?!”宁休皱了皱眉。

     准确的来说是含苞不放。

    这朵花已经静静待在这雪崖之巅整整一千年。

    每过百年,青王都会派人进来查看这花是否开放,如今恰一千年整,看来结果还是要让他失望了。

    不过无论如何,宁休答应他的事情已经做到。

    就在他思索着接下来要如何做时,身后暴风雪中,一声厉喝,宛如惊雷炸响,震碎风雪的同时,打断了他的思绪。

    “宁休,放开日月花!”

    无边杀机,笼罩下来。

    宁休转过身去,刹那间只见有千万道剑光亮起,朝他绞杀而来。

    他皱了皱眉,身形一闪,在原地消失。

    那些剑光在风雪中纵横交错,将他留在原地的残影,以及身后的岩石瞬间绞碎,化作齑粉掉落在地,发出哗哗的响声。

    “日月花不是你能染指的东西!”嬴昀盯着宁休,冷声道,一时间竟没注意到日月花尚未绽放。

    “你什么东西?”宁休瞥了嬴昀一眼,开口道。

    从出生到现在,嬴昀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他脸色徒然阴沉下来,正准备发难。

    可宁休却比他更快。

    对于这种目中无人的皇子,宁休可没有惯着他的习惯。

    他抽出铁剑,就是一记斩击劈向嬴昀。

    剑光一闪即逝,快到了极致,仿佛劈开了虚空,眨眼间便已经到了嬴昀面前。

    嬴昀瞳孔猛地放大,下意识横剑格挡。

    铛!

    一声清亮的剑鸣声在风雪中响起。

    嬴昀整个人如遭重击,整个人倒飞而出,脚下坚硬的冰面直接被犁穿,硬生生脱出一条深深的地沟,一直到了悬崖边这才终于停了下来。

    他喉咙一甜,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

    大乾七皇子,也不过如此。